≡ Menu

少年七章

第一章磨刀

小方开始喜欢上磨刀这活儿了。

在刀口上醮点儿盐水,让它也懂得生活的味儿吧。

老方坐在楼梯口,如同坐在深渊的边缘,一言不发,静穆如石。远山的暮色就如同他的眼神,昏沉,通红。光在浑浊的色彩中隐起了身影。

又是冬天。

小方磨刀的响声并不响亮,但却如同从黄昏的骨头里响起似的。一只鸡耽起头来,眼神向两旁望去,目光涣散。它有那么一瞬间是安静的,全身的羽毛微微的被风吹动,它的头朝着小方的刀,不知畏惧。它任人宰割,那么,人呢?

小方用拇指轻掠刀锋,微痒的感觉从指纹间传来。只要一用力,按下去,就会鲜血淋漓,小方停下来,心里残忍的这样想着。

“小方,你在干什么?”有人明知故问。

“磨刀。”小方依然专心致志地干着活。

“磨刀来干啥?”那声音依然不罢休。

“杀人。”小方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

“你要杀谁?”那声音依然如影随形。

“小鬼,你在说什么?”老方忽然大喝。小方的全身忽然一抽搐,手上一滑,鲜红的血从拇指的指纹间渗出,伴随着一阵刺痛。小方捏着手指,看了看周围,父亲正在看着他,神色有些愕然和愤怒。小方看着父亲的脸色,忽然松开了紧紧捏着的手指,看着鲜红的血流出来,一阵刺痛再度从伤口直传至心脏。小方感觉到一种快意伴随而至。刀锋亮白亮白的,有几滴鲜血在上面,又迅速的变成了暗红的血渍。

黄昏在这个时候猛然钻入了黑夜的怀中,小方的脚下,躺着一面刀锋,小方的周围,人声开始鼎沸,这个世界,幡然醒来。

第二章水盘里的影子

七月十四,小洛这时候正端着一盘水。他站在宗祠大厅正中央,满堂的烛影摇红让他年轻的脸显得如此的昏暗。他屏住气,把脑袋伸到水盘上方的正中央。周围的大人们伸长脖子的向水盘子挤去,如同一只只被掐着脖子的鸭子。人们的目光充满神秘,没有人大声喧嚣。“看到了么?”“看到了什么没有?”众人小声的问着,满怀期待的听着小洛的声音响起。

小洛长吐了一口气,水盘里的他的脸荡漾了起来。满堂的烛光也跟着荡漾起来,在小洛的身上,人们仿佛真的看到了死去多年的祖先。小洛抬头看了看那些鸭子般伸长的脑袋,又神色神秘的埋下头去看那盘水。水面已经平静下来,人们的眼睛在水盘里一晃一晃的,格外明亮。小方的大脑袋却在这个时候挤了进来。看到人了么?小方显得格外谨顺的问着。小洛看了看小方,再看了看水中的眼睛,看到了,然后又长出了一口气,好像历经艰辛似的。围观的大人们的脸上的神色开始动荡起来。一个小屁能看到多年前的祖先,这不能不说是诡异和沮丧的。然而这是祖宗的遗训,一个11岁的男童,能在七月十四的夜晚的水盘里看到多年前的祖先。尽管人们对此深信不疑,但是却没有人尝试过。小洛只是和小方、小木打赌,想看看祖先是否骗人,谁知道竟然引来那么多人围观。

小方摇着大脑袋,表示对小洛的鄙夷。事后,他说,打死也没看到那些祖先。当然,打死了他是肯定可以看到那些祖先的。小洛看着大人们的神情,不由的正想向小方、小木和我炫耀,却被他爹——老洛一把揪住了耳朵。小兔崽子,你玩够了没有?看我不灭了你。老洛可不管今天是七月十四还是八月十四,骂咧咧的拖着小洛,把水盘端起,单手一挥,漂亮的把水泼了出去。小方和小木这时候竟然点起了鞭炮来,我扑过去,抢起一把,往小洛的背影一扔,稀里哗啦,稀里哗啦,好像是要欢送那些水盘里的祖先们离开。当然,谁也不知道,我只为老洛的那个漂亮的泼水姿势着迷,我练了多年,总算练成,但是,却不再年少。

后来小洛成了个小怪物。原因是他居然看到了我们的祖先。除了我、小方、小木之外,其他的小孩竟然一看到他就作鸟兽散。大人们看小洛的眼光也好像多了几分意味,目光炯炯的,让人怪难受的,小洛郁闷的对我们说。小孩们再也没有跟小洛干架——因为他们不敢,这使他变得有些无聊。他有时候老远就会跟我打招呼,小刀,咱们干一架吧,娘的,很久没动过了。小方这时候从斜刺里冲出来,**的小洛,把弹珠还给我。小洛捋起衣袖,不还。我才不信你看到了死人,不还我就跟你没完,小方的大脑袋激动起来。小洛把衣袖已经捋到了胳膊的尽头了,不还。小方冲上去,一下子就用上了刚从《少林寺》学来的擒拿手。小洛竟不抗拒,哈哈大笑起来,弹珠散了一地,脸上全是泥土。

“你真的看到了人?”小木把脸凑了过来问。

“看到了人,全是咱村里的人。”小洛挣脱小方的手,爬起来,手里抓着一块石子,向着小河的最深处用力的扔去,水声响得很闷,但却终于敲开了平静的水面。

“都有谁呀?是不是现在村里的人?”小方也问。是啊,小方他也11岁了,他怎么就看不到?我也忍不住问道。

“是啊,就当时的那些人,还有谁?二狗他爹,三儿他爹……。”小洛正想罗列着那天的人的名单,被小方从背后一把扳倒在地上。**的小洛,你竟然骗人说看到了我们的先人。小方的大脑袋又有些激动了。

“先人不就是比我们老的人们?”小洛转过头来,对着我问。先人?我有些吃力的回忆着,是哪个老师说的?“就那个扎着马尾辫的老师啊”小洛极力的想描述着,神色有些焦急。我们愕然,从脑海里极力的找寻着这样的人,但终于还是一无所获。“有过这样的人么?”小木的脸依然是回忆中的状态。

是啊,有过这样的人们?天边的火烧云开始在艳丽里蔓延着,可是却怎么也烧不到那座远山。这就像是那些逝去的人一样,他们找不到从天上下来的梯子。而那些回忆呢?是不是已经沉入了河水里?我们坐在河边,都没有说话。

第三章迷藏

黄昏。落日的余晖映在云朵之上,绚丽的火烧云衬得天空热闹非凡。晒谷场上有奔跑的少年,他们的额头都沁着汗珠。在霞光里,少年的脸被映照得格外好看。一道密密的篱笆上,缠绕着许多不知名的藤。我赤着脚,在散着热量的晒谷场上,拼命的追逐着前面的小云。我几乎够着她的马尾辫了,可是却又下不了手。女人哭起来就麻烦了,我想起小方的话来,不敢伸手去抓那一扬一扬的马尾巴。

小云这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该死,你怎么这时候停?我骂了一句,身体止不住的向小云撞去。小云被撞退了一步,她用眼神剜了我一眼,我正打算她会哭鼻子呢,谁知道她竟然没有哭,我不由有些失望,奇怪,我为什么要失望?

小云转过身去对大伙说,咱们捉迷藏吧。众人也觉得跑得累了,纷纷响应要玩捉迷藏。我沮丧的走上去,心想,我要好好表现。蟋蟀在晒谷场的四周开始叫了起来。大伙作鸟兽散的冲向四面八方,蟋蟀的叫声忽然间消失了好多。我选了一个半米深的坑,用些稻草铺上,坐了下去,然后又躺了下去。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与大地的呼吸一齐响起。这时候,人们大抵都已经藏好了,蟋蟀声又开始如潮水般淹没了傍晚。

头上有无数的星星,他们是自身无数的同伴。稻草有一种新鲜的味道,一些微小的刺扎着我的身体,感觉到有些别样的感觉。月亮这时候也正升起,月光如水的夜晚正在到来。我胡乱的想着这周围可以看到的事物,用最为丰富的语言给自己描述着它们。

我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和蟋蟀的鸣叫声,开始有些得意起来。周围的同伴们大多都被找了出来,因为他们总是喜欢藏在一个地方,玩久了就没什么地方可以藏了。而我却不喜欢习惯的东西。我看着那闪亮的星星们,我甚至有了向她们歌唱的冲动。伙伴们一个接一个的被找了出来。我听着声音辨认,小云也被找出来了,她不时的惊呼,一个又一个。好像只差我了,我静静的听着,按下内心的狂喜。好几次想跳出来对他们说,我在这里。可是,我没有。

大伙好像有些急了,开始大呼着我的名字,许多蟋蟀忽然停下鸣叫,好像它们也在倾听。可是它们还是继续叫着,因为叫的不是它们。小云大呼,死小刀,我看到你了,出来吧。切,我才不会上当呢。我心头紧了下,又暗自得意的想着。小云见没有效果,也跟着大伙喊着我的名字,声音响彻田野。我静静的躺着,内心里涌起一阵胜利的喜悦。我胜利了。

夜色更沉了些,许多人好像都回家去了。我还是躺着,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般躺着。后来,小云好像也被她家的大人拉了回家——就在我想跳起来对着他们大喊“我在这里!”的时候。我的手心开始出汗。我站了起来,空落的晒谷场和田野上一片一片的月光在独自的亮着。我为什么要胜利?我手里捏着新鲜的稻草,几乎要对着这空落的月光喊了出来。你们快回来啊,我就在这里,就在这里。我低低的对着自己的影子说话。

头顶上的月亮多么美好,我忽然嫉妒起来,因为它有无数的星星作为同伴。我的眼前开始模糊,田野、晒谷场、天空、远山、房屋都已经潮湿一片。

擦干泪水,我要独自回家。

第四章跳楼

那是个充满勇气的年代,如果你尝试过跳楼,你就知道什么是勇气了。

小方很牛皮的在大伙面前捋起衣袖,你们谁跳过楼?他的神情看起来甚是得意,因为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到他的身上去了。但是很多人瞬即嘲笑起他来,因为小方的手腕上竟然用圆珠笔画了个手表。只有小洛、小木和我都没有哄笑。因为这小子啥事都能干出来。一把小小的钢锯竟然被他磨成一柄锋利的小刀来。当然,这不算什么,牛的是,他居然用那小刀把他家的鸡全给杀光了——往鸡脖子上一抹,那些鸡就跳起舞来,接着就是献血淋漓。接着,小方就被老方狠狠的揍了一顿,把小刀给没收了。我一直为此惋惜不已,要是能把那小刀弄到手,啧啧。后来,小方家吃了一个月的鸡肉,让我们羡慕得要死,于是老往他家跑。

小方看着只有我们几个信他的话,不由的有些失望的把衣袖放下。走,他娘的,我给你们看看什么是轻功。这小子两三句话就把电视上的“轻功”给用上了,众人不由的跟在他后面,尽管神情大多不屑。

我深为小方折服起来,不是因为他曾经杀过鸡,而是因为他敢对着那么多人把“跳楼”说成是“轻功”来说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们只好跟了上去。

小方把我们带到一个平顶水泥房跟前。那水泥房子高大约两米,建在路边,靠近小河,平时作抽水灌溉之用。而路面刚好比小房子高出一米。

小方往手里吐了吐口水,用一个很漂亮的姿势率先翻了上去,然后站在边缘,把书包往田地里一扔,一阵灰尘扬起。接着,小方张开双手,像只小鸟张开翅膀一样,大叫一声,以一个燕子李三的姿势从两米高的平顶跳下去。漂亮极了。我舔了舔嘴唇,刚好听到一先一后的声响。前一声是他落地的闷响,后一声则是他裤子撕裂的清脆响声。他提着裤子,看着高处的我们,怎么样,敢不敢?那得意的神情真让我想跳下去掐他脖子。众人的哄笑声转而变成了沉默,毕竟,两米不高也不矮,凭的全是勇气。小刀、小洛,还有小木,你们怎么不跳?小方的声音在下面响起。我猛然间有了一种豪迈的感觉,夸张的拨开身边的人,走到中间位置去。小洛的神色绷得很紧,像是激动,像是害怕。小木这小子不知道躲在那里。我把书包一扔,感觉像狼牙山五壮士般对着两米高的“悬崖”,不由分的又多了一份胜利在望的豪迈来,心里鄙夷着小洛和小木以及周围的人是胆小鬼,大叫一声,我来了。

我可以听到衣服被空气带动的声响,呼啦呼拉的,接着是一阵眩晕,再接着便是胸闷和一阵钻心的疼。我企图站起来,但又是一阵刺疼自脚下传来,世界在高速旋转。我跌坐下来,心里想,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不想做狼牙山五壮士啊!天空这时候在我的眼里一片血红。

至于后来,那帮家伙有没有跳,他们的反应又如何,小方和小木以及小洛他们究竟怎么样,这一切都已经如同梦境般变迁了。

后来,我被背回家去,医生的诊断是右脚有一个地方脱臼。

这几乎是我最激情的过往。小方每次看到我都会喋喋不休的提起这事。当然,他总会省略其中的若干细节。比如,他是提着裤子站起来的,比如,他的书包中掉出了几张小洛的姐姐的照片。而那时候,小洛的姐姐正好从路上经过,而且看了我们好一阵。

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的语文书里也夹着一张她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年轻而漂亮,在凤凰花的旁边,笑得灿烂极了,她的手上作着一个“V”字型的手势。意思是,她胜利了。

是吗?谁胜利了?

第五章有一条河流死了

小木是个好孩子,但他最近好像有点怪。六年级的班主任扶了扶眼镜,对着东张西望的老木说。老木像是没有听到下半句似的,这小兔崽子总算有点出息了。班主任有点生气了,这根老木头怎么这么笨?嘴上说,你看看小木的作文。说着把一个作文本递过去。老木横看竖看了半天,老师,俺不懂字,给俺看也是白搭。班主任的眼镜开始闪着光,盯着小木的作文本看,脸色铁青。哼,这根老木头。心里骂咧咧的。

班主任在老木走出门口的时候朝小木的作文本上打了个大大的叉。小木的作文本上写着一个题目:有一条河流死了。正文是:“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件衣服……”

小方翻着小木的作文本,眼里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他狠狠的往我桌上一摔,哈哈,好大一个叉。小木在后面嘟囔着,看什么看,语气里满是得意。整个作文本上都写着“优”字,到了最后一篇,却是一个大大的红叉。小木忽然间就蔫了下去,小方得意的拉过小洛,唧咕了一阵,大笑起来。小木更显得沮丧无比。

下午放学的时候,小方硬是拉着我,说要看看小木这小子怎么了。小木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他脚上踢着一块小石子,耷拉着脑袋,不看人,只看路。这家伙要去哪儿?怎么不回家?小方率先惊讶起来,小洛这时候也屁颠屁颠的跑来跟在后面。他去河边,小洛的小脑袋转了起来,灵活无比的对我们说。我见过好几次他去河边了。小洛甚是得意。小木如同个小小的木头人一样,几乎没有注意到我们就跟在后面。或许他是太过沮丧了。

太阳像个很红的火球,映在河面上,反照出来的光很是漂亮。

小刀,那是谁的衣服?小方的目光呆呆的看向河边,小木正傍着那挂在河边的衣服旁边坐了下来。那是件淡红的格子衫,在风里一扬一扬的,漂亮极了。那不是女人的衣衫么?小洛的小脑袋探到前面。我正想说那会是谁的衣服,小方以及撒腿向小木冲了过去,边跑边喊,小木,你丫来这干嘛?小方这头猪,我终于骂了一句,然后把小洛甩在后面。小木的神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动,夕阳里他的脸上有一种莫名的昏暗。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就是悲伤。

我们四个并排的在河边坐着,屁股下有些潮湿的沙子,在这个时候冒出了一股热气,直冲往我们的身体。我总觉得我们那时是心情翻涌的,但很奇怪,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小方的大脑袋和小洛的小脑袋出奇的安静,竟没有晃来晃去。小方甚至忘记了自己问小木的问题。

这是姐姐的衣服,小木忽然慢慢的说道。姐姐?小方问,这家伙终于按捺不住了,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小木没有姐姐。小木没有理会小方的反问,像是沉浸在某种气氛中似的。她送给我一个笔记本。小木如同变戏法般掏出一个淡紫色的笔记本。我们凑过去,伸着脖子,一阵微香开始在我们的耳鼻间停留不散。小木轻轻翻开封皮,里面用漂亮的钢笔字写着:送给 XXX,然后我飞快的看到最后一行字:1993年5月27日,因为这时小木已经飞快的合上了笔记本,然后飞快的把它放进了书包。从来没见过小木有如此神速。你那个姐姐呢?小方很不甘心的问道,因为他什么都没看到。她从这里跳下去了。小木指着幽深的河水说,手指一直停留着仙人指路的姿势。小洛捡起一块石头,往那一扔,声音很响而且长,好深。后来呢?小方追问。后来她就不见了,我是用竹竿捞起这件衣服的。小木的手势终于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那件悬挂着的衣服。我才发现那是件漂亮的衬衫。小木看得出神,仿佛那件衣服会说话是个人似的。小洛终于忍不住说,你怎么不把这件衣服拿回家去?我妈妈不给,还骂我了我。小木说。

暮色在这时候开始黯淡起来。河水缓缓的向着远方流去,在拐弯的地方就不见了。风又吹了起来,这回大了些,把我们的衣服吹得呼啦作响。那件漂亮的格子衬衫也跟着飘动起来,淡紫色在天空的映照下如同一朵好看而奇异的云。不,或者它是在飞扬吧。我为自己找了个名词给它,心里终于安稳了些。

从此以后,小方再没有嘲笑过小木的作文。小洛的小脑袋依然在偷偷的问我和小方,河流怎么会死呢?小方想了想,敲了下小洛的小脑袋,不知道。小洛转向我,我也敲了敲他的小脑袋,不知道。

谁知道呢,那一条河流是不是死了?

第六章在冬天的白日狂追一只鸡

那只鸡,对,就是那只鸡。小木指着一只高大漂亮的公鸡对我们说,言语里兴奋得不得了。那只鸡偷吃了你的鱼?小方总是喜欢问,虽然有些让人讨厌,但现在我们都没怪他,因为我们其实都想知道,那只公鸡是怎么作恶的。当然,谁知道呢,也有可能,我们只是想问问而已。是啊,小木答道。我们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尽管那不是我们想要的答案。小洛在后面想说话,但却欲言又止。

走,为了你的鱼报仇。小方捋起袖子,仿佛要揍那只公鸡一顿似的。小木看着小方同仇敌忾的脸,变得更兴奋起来。或者,我们是以鱼的名义揍一只鸡,但这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而“报仇”二字更是让我们浑身带劲。小洛的眼睛在这时候也跟着亮了起来。我们捋起衣袖,朝手掌心作了个吐口水的姿势,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没有人知道,我们要揍的是一只鸡。

我拱下身子,作了个起跑的姿势,那几个小子也跟着学,口里喊着,一、二、三……结果在我刚喊完一,小方就冲了出去,我在喊二的时候跟着冲了出去,然后是小木、小洛。那只可怜的公鸡刚才还在高傲的耽着头,如今那里会想到忽然会有这阵势,吓得张开翅膀,回头就跑,它的翅膀扑起满地的黄沙来,嘴里不停的叫着,它一定是在骂我们这帮兔崽子了。我们显得更加兴奋,故意把脚步弄得很响。

小洛是个害人精。他竟然跑了二十米就停了下来,然后对着我们大喊,别追了,那是胡老大的鸡。娘的,小方骂了句,来了个急停。我正想吐口水表示鄙夷,小木又叫了起来,看,那不是胡老大么?那只漂亮的公鸡一溜儿就不见了踪影,胡老大正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凶神恶煞的。我们怕得要命,因为胡老大揍人是绝不客气的。上次小方的耳朵几乎被他扯大了一倍。我们听到小洛的脚步声飞快的响起,小木在回头的时候早就不见了。我和小方如同刚才那只公鸡一样,掉头就跑,前面的泥泞里竟然留有小木的一只鞋子。我们跑了数十米,发现胡老大没追上来。我们开始高声的笑了起来。小木正沮丧的在墙角躲着,看着那只离胡老大不远的泥泞里的鞋子,正犹豫着是否去捡回来。

谁知道冤家路窄,那只公鸡居然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胡老大已经走了,该死的,看我们怎么收拾你,小方像大人吓唬小孩一样对着那只公鸡说。这回我先奔跑起来。狂乱的脚步声把鸡吓坏了,它跑得飞快,直接冲进了田野,我们也跟着追到了田野。它兜圈子,我们也跟着兜圈子。所到之处,鸡飞狗跳。我们追追停停,其实有好多次机会把鸡抓住的,但我们又同时放慢了脚步,让它溜走。或者,这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抓住一只鸡,而是想怎么抓住一只鸡。不,我们应该承认,我们只是为了追一只鸡而追一只鸡。

那只可怜的鸡几乎被我们折腾了一个下午,我们始终没有揍它一顿。我们气喘呼呼的看着那只鸡,坐在田埂上,两腿晃来晃去的,然后又看了看彼此蓬乱的头发,擦着汗水,自顾自的大笑起来。那只漂亮的公鸡这时候一定已经有些神经衰弱了,听着我们的笑声,在很远的地方竟也猛然的夺路狂奔起来。

第七章谁能在午夜梦见妖精

谁能在午夜梦见妖精?小洛猛然问了一句很深奥的话。他手里拿着一本小书,上面印着XX诗集。我正想问是谁给他这本书的,小方却已经开始发话了,妖精?什么妖精?是不是狐狸精?该死的小方,又来抢我的话头,小洛问的是我,不是你。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丫才是狐狸精。一想,不对,《封神榜》里的狐狸精都是女的,好像没有男狐狸精。小洛若有所思起来。这小子是不是见到鬼了?小方捅了我一下。我怎么知道,说着白了他一眼。

小刀,你说妖精好不好看?小洛又向着我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赶紧回答:好看。是啊,我也觉得妖精好看,可是她们是坏人,小洛的小脑袋晃起来,几乎让我有点晕。好看跟坏人有什么关系?小方的大脑袋挤了过来。她们是坏人的话,我就不能梦见她们了,小洛认真的说。谁说的?我昨天就梦到了妖精。我再也不能让小方抢我的话头了。他们二人同时盯着我看,小刀,妖精对你说了什么?小刀,妖精是不是很好看?

是啊,妖精很漂亮,她还跟我说话呢。说了什么?小方迫不及待的问。她问我吃了吗?我眨了眨眼睛。小方和小洛追着问,你怎么回答的?我说,我吃了,你呢?小方的大脑袋和小洛的小脑袋同时晃了起来,又同时发出声音:你去死吧。

从那天起,我开始想着,我要梦见妖精。别的小孩觉得很恐怖,小刀你不怕死么?妖精会吃了你的。我昂首挺胸,怕死不是**党员。而小方和小洛则认为,小刀这家伙是妄想,并一致在众人面前揭穿我:小刀是因为妖精的好看而不是不怕死,如果妖精换作是猪八戒或牛魔王,他一定不会做梦。

尽管如此,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梦想着,我要梦见妖精。确实,电视里的女妖精们太漂亮了。

有一天小洛忽然记起我对妖精的爱好来,晃着小脑袋来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妖精?我喜欢江南的妖精。我自己也为“江南”这个词吓了一跳。江南?江南在什么地方?江南的妖精好看么?我忽然想起从书里看来的那句话:人人都说江南好。于是摇头晃脑的对小洛说一遍。如果江南是好的,那么江南的妖精也是好的吧。小洛忙不迭的点头,接着问,江南远不远?咱们明天去江南好不好?我真想敲一下这个小笨脑袋,我怎么知道?!大概二三十里路吧,那么远,我们怎么去?心里想,幸好我还知道“里”用来计算路程的,要不然真被这小子问倒了。至于二三十里,那应该是很远很远吧。我们可以骑自行车啊,小洛说。骑自行车得用好几天呢,我现在没空。我故意说我没空,因为我是怕小洛也跟着去,那多麻烦,一个正常的脑袋带着一个小脑袋,多不像样啊。而小洛是个胆小鬼,他才不会单独行动呢。好,那你有空的时候叫上我啊,我也去。小洛一边走一边说,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回家去了。

后来小方也知道了这件事,好几次嚷嚷着要去江南。但是我们都没有去。原因是我们不懂得江南究竟是在南边还是北边,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村口那条路究竟路不路过江南,我们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大人。若大人问起去江南干什么,我们总不能说,是为了梦到妖精、见到妖精吧?当然,我们也太忙了,我们忙着长大。

在某个午后,我搭着小方和小洛的肩膀,我们并排的走在大路上,对着那远去的路人的背影问,谁能在午夜梦见妖精?路人没有回答,他还要继续赶路吧。

但我还是梦想着能梦到妖精,即使她把我吃了我也不怕。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