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这是个旅途

歌曲:旅途
歌手:朴树 专辑:我去2000年

歌曲地址:http://61.177.56.253:8081/song/3/525/6.Wma

我梦到一个孩子
我梦到那个孩子
在路边的花园哭泣
昨天飞走了心爱的气球
“你可曾找到请告诉我”那只气球
飞到遥远的遥远的那座山后
老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
等着爸爸他带你去寻找
有一天爸爸走累了
就丢失在深深的陌生山谷
像那只气球再也找不到
这是个旅途
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
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
我们路过高山
我们路过湖泊
我们路过森林
路过沙漠
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
路过幸福
我们路过痛苦
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
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这是个旅途。在我还在云南的时候,在一个夜晚,听着朴树唱着这首歌,他低低的唱着。这是个旅途,一个叫作命运的茫茫旅途。曾经专门为此写过一篇文章,作为纪念。

这是个旅途,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天空。岁月。花儿。树木。行走。相逢。
你。我。他们。我们。远方。路过……再见。
             ——题记
  天空
  
天空很蓝,一如往常,天空底下,是些饥饿的和吃饱了撑的人们。孩子们在嬉戏。阳光在他们的身上,很温和的样子。
寂静的天空,没有什么声响是值得人们去注视的。没有风筝,只有些被时间烤得通红的云朵。
红色的云朵,是用什么染的?它多象年轻的血,象钻石里的红,闪闪发亮。
我想,我是爱着那些云朵的,因为云朵的上面,是天堂。
原来,天空的上面,就是天堂。
有谁能抵达——抵达天空上端的,那个天堂?

  
  岁月
  
云还没有散去。它们是流动着的。这是流年?流动的云,流动的岁月。没有人知道它们——那些岁月和云朵——要流到什么地方去,或者,是远方吧,或者是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吧。你去问它吧。
当它们流过身上的时候,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柔软,然后是前所未有的疼痛。
那些温柔的感觉,我多想就这样的拥有。就这样的,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回头的时候,有云流过,有岁月流过,流过我的身体,流往我的身后,流到我找不到的地方。
岁月,流向从前。
  

   花儿
  
这里是春城,四季如春。一切都好象蓬勃着生长——除了那些老着的或正在老去的人们。
花儿,是在生长还是在老去呢?它们在开的时候,就仿佛注定要落下吗?它们可以结果,可以长出些果实,长出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果实。
可是,人们从来没有了解或看到,果实里的一切,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的一切。
如果有神,他们也是神的果实,成熟的时候,就离开。
年轻的人们,是否就是神的花儿?有些花儿没有开完就落下,有些花儿,却
是从来不会结果的,从来不。
神?他在那里?
在云上?在风里?
在心里。

  
  树木
  
阳光,很嚣张,却是那么的无力。它可以照亮黑,可是它能把那些阳光下的罪与恶怎么样?
树木,静静的在那里。对阳光无言。
它仿佛是无辜的,它并不想让那些罪与恶在自己的荫蔽下成长,它无可奈何。它自己只是静静站着,它什么都没有做。仿佛世间的人们,他们不知道,他们身不由己的,在身边,在心里,滋润着那些罪恶,那些看不见的罪与恶。
看不见的,我们都看不见,特别是在行走的路上。
树木,它老了吗?它们老了吗?什么时候,它们无声息的,离开了我们?
  

  行走

在路上的人们,都是些流亡者。
流亡,为了那命运,离开命运的掌心。
可是,我们始终没有离开大地的掌心,我们逃不脱那些生活。
于是,有人上路,有人笑着说那生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上路?
行走,是一道伤,不断的裂开不断的愈合,直到有一天,不再愈合。
背上的一切,是我们的行李,不断的增重,又不断的被卸下。
心里的一切,也是我们的行李,不断的增重,却再难卸下。
行走途中,我们有什么?有什么是我们真正拥有的?
不停的行走,不为什么。
  

  相逢

很久没有闻到酒的味道了。或许,是很久没有与人们相逢了吧。
一壶浊酒,一次相逢。
喝下去的,是些酒,涌上的,是人生的味道。
人生的味道,是否象酒,让人醉,让人沉睡?让人暂时忘记?
人生,总是无法忘记的。
无法磨灭的生命的痕迹,无法忘记。
相逢,在这里,在那里,在别处。
离别,就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
明天,我们与谁相逢?
在拐角的地方,我等你。
相逢,然后再不离去。

  你
  
你总是这样吗?总是喝酒,抽烟,上班,和别人开玩笑,见到熟人就笑,天气不好就嘀咕几句然后继续赶路,看见漂亮姑娘就看上两眼然后转过身去,饿的时候就去找些可以让自己不饿的东西,对着很多人和事你必须不断的忍耐不断的承受。你是这样的,在老去——在埋怨、在笑着、在狂欢、在忧伤、在赶路、在回忆中,逐渐老去。
  
是这样吗?
是的。
  

  我
  
我想我是与你一样的,在活着。在走着。在笑着。
也在哭着。
  
我在人海里,就象你的某一个不认识的但又见过的邻居,你看不见吗,我在向你招手。你为什么要闪躲,为什么啊?
  
你说我是善良的吗?
哦,不,我不是,或者,我不知道。  
我应该怎么样才表现得足够善良——那样你才会相信我?  
你说至少我应该象他们一样?  
象你的邻居?你的那些朋友?你的同伴?  
哦不,我只是一个路人,我只是路人,尽管我可能会是你的一个邻居,一个朋友,一个同伴,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是。
  
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个路人。  
路人,你听懂了吗?
  

他们

他们?  
你不认识吗?  
他们经常和你在一起的。他们总是笑容可掬的。  
可是在你需要一双手的时候,是谁给了你这双手?  
是他们的吗?还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你只见过一面以后就不再见的陌生人。
  
他们还是他们,你却已经不是你了。
  
他们会对着你笑,你也会。他们会在你面前埋怨些什么,你不会。  
哭的时候,你一个人。
  
他们,或者有天,你会加入他们的,或者有一天你就成为了他们。  
象个旁观者那样,看着生活,看着,另一些的他们。  
看着,另一个你,在路口彷徨。
  

我们
  
我们,是的。现在只剩下我们在这里了。  
你不会怕吧,我是不能给你什么的,你也不用给我些什么。  
我们只需要这样,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听他们的。  
这样才好,这样我们才可以认真的活着,活着我们自己。  
你会孤独吗?因为即使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我
也不能给你些什么帮助。  
可是你放心,我一直就在你的不远处看着你呢。
  
你别害怕。都会好的,都会有的,不要离开。  
不要,好吗?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