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入梦。如梦。

君入梦。君竟入梦。

终于把征文写完。写了很久。也算是个交待—对时光,对自己。

文章地址:http://www.rongshuxia.com/rss/viewart.rs?aid=3380064
9月26日,收到一些朋友的祝福,可惜,他们不知道日期不对。感谢他们。

准备写下一个文章:《寂寂向阳木》。

昨天,做梦了。满心欢欣的在梦里四处走着。醒来了却有些汗水。

又想起一些事来:《追忆似水流年》。
想起四个字:思慕微微。

昨日,记一阙词:
似花还是非花,也无人惜从教落。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索柔肠,困酐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又记一宋诗:
(宋)王琪·《春暮游小园》
一从梅粉褪残妆 ,
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靡花事了 ,
丝丝天棘出莓墙。

荼靡,蔷薇科植物。据说是秋天的最后一朵花。荼靡过后,便无花。如此。如此。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