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日子。

日子在喝水和喝酒中过去了。

据说,要开一个星期的会。
痛苦的是,我还要作会议记录。老外们都说的是英语。崩溃。

据说,要下放到广西—-回乡了。
龙州在那里?不知道?在南宁附近。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再从北向南。

这是日子。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