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王寅诗歌

《王寅诗选》
花城出版社 忍冬花诗丛,2005年1月,定价:20RMB

《直呼其名吧,泪水》选自《王寅诗选》

直呼其名吧,泪水
直截了当的呼唤,不会使泪水
夺眶而出

别害怕说出,这生活早已让我
无动于衷,痛苦早已习以为常
害怕不会消除积存已久的心事
害怕不会使青春在穷街陋巷疲于奔命
害怕如同生活不是职责
但却时时存在

直呼我隐藏已久的一面吧
阳台面对无树的街道
书上满是露水
让我在辞世之前
继续在穷街陋巷疲于奔命

直呼其名吧,春天,为了这不死的季节
流亡,直呼其名吧,流亡已成命运
内心的放逐和躯体的流亡融为一体
和悲伤的时间作最后的吻别

《想起一部捷克电影想不起片名》
鹅卵石街道湿漉漉的
布拉格湿漉漉的
公园拐角上姑娘吻了你
你的眼睛一眨不眨
后来面对枪口也是这样
党卫军雨衣反穿
像光亮的皮大衣
三轮摩托驶过
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
最后掉到鹅卵石路上
我想起你
嘴唇动了动
没有人看见

《靠近》
我终于得以回忆我的国家
七月的黄河
毁坏了的菁华

为了回忆秋天,我们必须
在一次经过夏天
无法预料的炎热的日子
我们开始死亡的时节

必须将翅膀交给驭手
将种子交给世界
像雨水那样迁徙
像蜥蜴那样哭泣
像钥匙那样
充满凄凉的寓意

我终于得以回忆我的国家
我的鹿皮手套和
白色风暴
已无影无踪

《我已看见了上帝》
我已看见了上帝,我已不能缺席
一颗心藏在玻璃门后停止了跳动
一个美男子有如冰凉的手指
向葵花俯下身躯,银蛇在羊皮纸上痉挛尖叫
大脑被搬离剧院,靴子塞入诗歌的空洞
割裂了的灵魂不再有任何伪装

夏天都知道,上帝都知道
寂静就在他的嘴唇上
阳光的到来已成定局
我已不能缺席

是歌唱的时候了
是抛下铁锚的时候了
是举起右手的时候了
我已不能缺席

《寂静的大事》
晴朗的双手,粗糙的花边
穷人的大事多么寂静
责任又多么重要

机杼有效地选取或退避
时间被反复地延迟
青春横跨阴影
花冠转向北方
难以想象的薄暮
在风雪里冻结

顺从无休无止
羞辱无人知晓
唯有灵魂的幸福融化时
我们彼此相知的肉体
才是动人心弦的表达

《暑气正在消散》
暑气正在消散
歌声已经减弱
明亮的紫色日益消瘦
预感充满四壁
这来自爱情的纪念
是用酒,还是泪水完成

潮湿的头颅微微摇摆着
门向着楼梯,衬衣
裹着器皿

阴影从我手上
然后在你的身上移过
最后停留在时钟表面上

仿佛火焰
模仿着死亡的表情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