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致王二:我在地上看你(王小波十二年祭)

王二,你好:

今年是2009年了,如果你还活着,你大概57岁了。大概在那个时候,你不会再想起陈清扬的伟大友谊吧。不过你始终没有老去,你永远地留在了那个年纪。而我一厢情愿的以为,右边的照片就是你一生最帅的时刻。我愿意,在我的记忆中,将右边的照片作为你一生的图片标签:这就是王二。在以后,寻找起来,大概可以按照标签来想像,你曾经是如此的英气逼人。曾经是如此的,嗯,年轻。

你还是记得你说起,要当一个有趣的人,写有趣的文字。不过这确实在这个混乱如同李卫公的年代的现实,还真有点不容易。而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这就相对简单多了。

老实说,我读你的书不多,毕竟,那帮书商TMD太狠毒了,你的书被一遍一遍的包装,一层一层的,铜版纸什么的,太贵了。那是学生时代的我的想法。现在呢,现在我开始对生活应接不暇了。对你的书也几乎无暇顾及。我想,很多人都会以这样的理由,去贯彻到生活中去,每天都一地鸡毛已经足够让人崩溃了,还要什么思维的乐趣?当思维不成为乐趣,你说人活得还有什么乐子?不用担心,我们的Big Brother会替我们思考。

在《红拂夜奔》里,你说历史原本就是”那样”的。这话竟然被你给说对了。现今的历史几乎要比卫公的时代还有荒诞。如果你还活着,会不会写《芙蓉姐姐裸奔》?不过,我猜,应该是《阿娇裸奔》吧。毕竟,阿娇要比芙蓉姐姐要漂亮。而且,如果芙蓉姐姐裸奔的话,大概会被冠之影响市容而被城管收监,而阿娇裸奔,则大概会被冠之兲朝一绝。

还有,在再度看《黄金时代》的时候,我很郁闷地发现,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理科生。可以用一条条的费马定理来晃一下读者的眼,可以用一行行计算机的程序代码来鄙视那些傻气横溢的”装逼”者们。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始终没有找到理科生的严谨逻辑。你看,这封信写得完全没有条理,完全没有逻辑,完全失去框架。

好了,我得点题了。这个阴天的下午,我看着天上不着边际的乌云,开始想起你。在这个时代,我是不是不应该用一个被侮辱的姿势去看待现实对自由的压迫与破坏呢?或者,如果你在的话,我大概可以知道你会用什么样的姿势去对待。不过,你不在了,我大概只能想像了。以一个流氓的姿势,面对着更巨大的流氓,面对侮辱。

王二,我在地上看你,就如同看李卫公一样。

就如此吧。

祝你能做天堂里能敦伦到伟大的友谊。

后辈 小刀周远

{ 1 comment… add one }
  • holly 四月 13, 2009, 7:36 下午

    他曾不停唠叨着罗素的一句话: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的杂文,处处渗透着对生活的思考又诙谐幽默,启发很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