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华沙的雪花

钢琴家

钢琴家》截图

一开始的时候,你西装革履的坐在华沙电台里,录音。尽管你听到了炮声,可是你还是坐着继续弹你的钢琴。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和灰色西装,显得很优雅。你甚至有点不相信,战争来了。炮弹溅起的碎片击中你的额头,流血了。一个女人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她是你的仰慕者,她是拉提琴的。

你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去跟那个拉提琴的女人约会,却被告知,犹太人不能进入咖啡厅和公园。你将你和她见面时所有的对白自己说了出来,看得出,你喜欢她。可是巨大的战争碎片,将你的生活击碎。你在街边跟拉提琴的女人告别。跟你还没有开始的爱情告别。

不断的麻烦,不断的死亡,不断的生活碎片,都成了尖刀一般,涌进你的内心。可是你的弟弟依然还像一个不懂事的大人一样,刺激着你,甚至骂你。可你什么都没说,或者,你甚至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黑色的大衣、模糊的枪口、雨水、婴儿的哭声、女人的尖叫声,这一切依然没能击破夜色,你看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被纳粹军从阳台扔下,你看到奔跑的人,跑着跑着,就倒下了。汽车碾过他们的身体,碾过他们的尸体。在黑暗中,你一向镇定的双手,有没有颤抖?

后来,你在画面呈青黑色的街道上仓皇而过,却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那如同死神的脚步声。你躺下,像那些死去的人一样,贴近冰凉的街面上。你找到了那个拉提琴的女人。她挺着肚子,怀着婴儿,向你介绍她的丈夫,她的计划。我想,只有在她拉起提琴的时候,你们才会想起那过去的时光。

在一架空钢琴前坐下的时候,你用飞舞的手指,为我们弹奏那想像中的琴音。这时候的街道空落,大雪覆盖了所有的生活,却始终无法覆盖那起伏的枪声和不间断的死亡。你目睹同胞们起义,你目睹德军被杀死,而自己所住的楼房也被摧毁,那些拿起武器的人,也难逃罪恶。

我不知道,在你一个人站在空落的废墟上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画面中的你,如同一只小小的黑点,从下方升起,逐渐地,占据整个屏幕。暗灰色的天空,怎么也没有坍塌下来,你知道么,那时候我多希望天就这样坍塌下来,以覆盖那所以的罪恶。

钢琴家-2

《钢琴家》截图:钢琴家为德国军官演奏萧邦

故事终于有了些希望的色彩,上帝他依然在。那个英俊的纳粹军官,他没有掐灭最后的希望。他带给你食物、以及最后的温暖。后来他死在俄国,我不知道,在他死的时候,是否会想起你给他弹的萧邦小夜曲。他漂亮的分头,他温暖的家庭,只在观众的我们的眼中一闪而过。就如同历史,也一翻而过。你还是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场景,双手如飞。你刮去了所有的胡子,梳整齐的分头,英俊的脸庞下,会不会想起,战争中飘飞的雪花来?

你的故事沉重而缓慢,就如同你一向优雅而缓慢一样,不慌忙。可是在这不慌忙的故事中,痛苦,像一把很饨的刀,缓慢地,划过我的皮肤。

钢琴家-5

《钢琴家》截图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