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速写】小刀人物志042——情侣房客

在情侣房客搬进来的时候,我的内心里大约是类似于咬牙切齿的。为什么?这不是在我伤口上撒一把盐么?整天在我面前晃悠着两对情侣(原本已经有一对入住了),你说,对一个单身汉来说会不会折寿?

答案是不会。因为每天(除了周末)我都是早出晚归,为口奔忙。情侣房客也不例外,他们都要上班。男的是铁路乘务员,每三天上一次班,一次班上三天。女的在这个城市上班,朝九晚五的。就这样,每一次我遇见男的时候,时间间隔总会是三天。而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倒是非常的有礼貌,嗯,我的意思是说,不会在客厅里做一些儿童不宜的动作。我也基本上没有见过他们聊聊我我的镜头。即时是女的独自在家里,她也很少会到客厅来看电视。因为他们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重要的是,能连上互联网。因此,我们很少说话。到如今,我只记得他们两个人的姓。而他们也不会问我,我是干什么的。我想,这大概就是城市的距离吧。即使同住屋檐下,人们也会觉得,摆出这样的距离才是符合这现代都市生活的规律的。

男的是个东北人,长得高大,口音东北腔,与赵本山那旮旯的腔调很像。刚搬来不久,这个城市就跑步进入了夏季天气。于是那哥们在客厅里把衣服一脱,裸着上身,穿梭于卫生间、客厅及其卧室之间。或者,在他看来,一个大老爷们,就应该这样。不久,在他的感染下,我也裸着上身,目标只为了散热,而不是为了露出排骨。

我不知道一对相处着的情侣是什么样的,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吵过架,却也没有肉麻兮兮的动作和称呼(大概是有的,只是我听不懂他们的口音)。他们彼此说话的时候都轻声细气的。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常态么?他们好像都喜欢看韩剧,喜欢网游,都喜欢看中央台的新闻,都喜欢超女(今年叫快女)。所以,这种我看来,他们更像现今的90一代。或者说,他们属于80年代末出生的一群人。当然,他们的爱好对我来说是一个灾难。然而,我却不能对此表示厌恶或者鄙视。毕竟,这属于私人生活吧。在自己的卧室里翻书的时候,听着他们为快女爆笑时,我只能慨叹,多年轻的一对。

或者是因为身处都市的缘故,又或者是他们年纪不大(其实不小了,男的是85年,女的是82年的)的缘故,他们很少主动打招呼,即使是同住一屋。这使一向自来熟的我有点不适应。你想,我常常把在农村里呆过得习惯带到城里来。比如会主动跟人打招呼,而且声音很大,怕别人听不到(在村里农民们都习惯很大声地打招呼,原因是怕那些老人听不到)。他们好像对此感觉到诧异,却也没有过多地表现出来。当然,数次之后,我的热情消失。我开始变得跟他们一样,见面了,也就只是面色稍微有些变动,以示”你也在这里啊”。

后来,他们和另一对情侣(招合租的小房东)吵了起来,两个男人几乎动起手来。原因是这样的,情侣房客中的男的好像拔掉过小房东的网线,因为用的都是一个集线器,又是拔号共享上网。这一边如果开一个什么下载程序,估计另一边就抓狂了。据说是小房东下载东西,情侣房客这边刚好在淘宝上做点买卖,于是就愤而拔之,一声不发。听他们的诉说,这时候我才觉得,情侣房客真的是年纪不大,没有长成。又或者说,他们还没有学会沟通。当然,架是没有打成的,情侣房客在租期到之后自动搬走。

他们搬走的那天我刚好不在。在他们搬来的时候,我忘记了是否说过欢迎,现在走了,也没有说一句再见。我想,大概是真的不能再见了吧。听他们说要搬回女方的家里住。但愿那东北哥们会在准岳父家里住得舒服安心。我想,大概在那里,他们是不用看着陌生人小心翼翼地过活了。当然,我也听说过,世上有一种可怕的生物,那就是女友的父亲。

东北哥们,你会否还赤裸着上身,穿梭于厨房、卫生间、卧室、客厅之间?你会否还对同住的人仅仅以点头示意,以示”你也住这里啊?”。阿门,祝福你们。

{ 3 comments… add one }
  • youKnowMe 七月 1, 2009, 8:40 下午

    聊聊我我的镜头

  • anonymous 七月 2, 2009, 1:08 上午

    你这个合租的组合和我这儿差不多
    不同的是,我们这三方都是从中介合租的,所以不存在小房东

    • 小刀周遠 七月 3, 2009, 7:04 下午

      越是大都市什么的,我越觉得疏远。不过昨天想来,其实自己也对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人冷漠和疏远。还好,反正又不是非要喜欢他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