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光影杂记:照相师

我应该是被嘲笑的,因为我毫无来由地喜欢”摄影”这件事,而这件事越来越意味着更高的技术、更好的相机,而这一切对我来说都不具备。少年的时候曾经一度有一个梦想:买一个相机。目的非常简单,只是把那些一直流逝的东西留下来。比如那个在深夜死去的村邻,那送葬的队伍,山岗的落日,年轻时候的亲人,等等。

2月28日,在云霄上(光影)

光影:2010年2月28日

而要把那些东西留下来,大概能做到的只是通过:摄影、摄像。而最终能表现出来的是:相片、视频/电影。所以大概我毕生无法达到的愿望是:当一名导演,拍一部电影,记录我记忆中的那些人和事。所以我更倾向于做前者:照相。基于对专业名词”摄影”的敬畏,拿着Digital Camera,我只能退守,从”摄影”回到”照相”。目标依然明晰:记录。当然,如同写文章这件事一样,逐渐写到后来,写出来的文字会自动地被自己附上更多的功能、目标:表达、抗争、批驳……等等。当文字具备了这些功能之后,或者需要斟酌的是:这是怎么达到的?

万敏同学寄来的鼓浪屿明信片(局部三)

这就又使我想起武侠小说(特别是古龙老师的)来,那些深怀武功的人并非都是生来异禀,只是通过千万次的练习(比如那个练习拔刀无数次的傅红雪)。自从大学开始,在生产出来达到十万级的文字垃圾之后,我才开始慢慢地隐入到了文字里面,从无从表达,到开始选择表达的多种不同方式,这就是文字的魅力所在。我想,世间万物万事亦不外如是:从热爱开始,多练习、多熟悉,然后才可以算是熟悉、掌握。当然,在掌握之后还会有更高的一层,那就不是单单勤奋可以达到的了。

可是,在那些物事之中,是否有一种恒久不变的道理?我相信那是有的,在熟练之后,或者需一种东西继续支撑下去。这东西是什么?对于人自身纯粹的追求?还是对于事物纯粹的向往?抑或是像奥卡姆剃刀一样:如毋必要,勿增实体。

2月28日,元宵。首都机场下起小雪。人们在候机

写到最后,我开始忘记了记录的初衷。那就从一个简单的目标开始吧,所作努力,以热爱开始,以记录开始。

我愿作一名照相师,诉诸文字、影像。

吐槽完毕。

{ 3 comments… add one }
  • 蓝雪的天空 三月 9, 2010, 3:10 下午

    加油。

  • 傲霜斗雪 九月 30, 2010, 3:55 下午

    好喜欢好喜欢第二张,请问最后一张是想拍什么~~

    • 小刀周遠 九月 30, 2010, 11:35 下午

      最后一张是首都机场的候机厅。那时候一个人从北京回家,在机场里想起一个人来。于是抬头拍了这张照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