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写给世俗的爱人

  1. 写给世俗的爱人或自言自语

亲爱的:

这样的称呼是有些虚妄的。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头发上正滴着水,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发现空无一人的感觉在侵袭着我。当我在早晨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弥漫着异乡的气味。我该如何设想,我与你相逢、相遇的场景?而这,是我内心最巨大的虚幻。它笼罩着我,攀爬在我的肩膀上,进入我的脑袋里。剧烈的刺疼使我从许多互相中抽身离开。

亲爱的,你知道么,我必须在梦醒之前赶赴下一段旅途——如果你就是我的梦。

是的,我知道我不会走失。因为我是一个人的四处浪迹。亲爱的,当我这样说的时候,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值得可怜或者同情的人。不,不是的,我仅仅是在叙述一件事情,这如同一些人的生活一样平常而且司空见惯。在我们对一个人引以为痛苦的事实习惯了之后,我们会渐渐的勾起自己的漠视来。是的,我渐渐的对命运漠视了起来。在所谓的痛苦面前,有时候是应该保持缄默的。相对于硕大无比的生活,这算不了什么。而泪水,在这多汁的生活面前,也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会告诉上帝 ——如果他真的就在我的头顶——我已不能缺席。

亲爱的,我从来不会走失,因为我一直在路上。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当我习惯于这样的表达的时候,带有一种自然的漠视。亲爱的,何必如此的黯然神伤?是的,你应该对此表示漠不关心,因为,我们有各自的生活。亲爱的,你是我远在世俗的爱人。在异乡,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我试图写下这封无法寄出的信,试图写下我虚妄的爱情。

现在是凌晨,或者你正在安睡,或者你正在灯下干些什么别的事情。或者,你什么都没干,只是对着夜色发呆。我必须睡了,明天,我要赶赴下一场的浪迹。

亲爱的,晚安。

握你的手并拥抱你。

小刀 于陕西汉阴 Sep .5深夜sep .6凌晨

2. 写给世俗的爱人:生命的归宿

亲爱的:

见字如面。

我在斜躺着给你写信。一天的奔忙并不使我很快的睡去。我竟有些习惯于对你说些什么然后才能入睡。如果你看到了,该如何的笑我?

其实我一直处于对自己的嘲笑当中。这样的感觉使我愈发的明白,我是卑微的。可是,没有关系,我开始融于其中而不觉。或者这与人们常说的麻木有感触上的类似,但却与内容无关。

这几天和接下来的七八天里都将在陕西度过。今天到了陕南的乡村里去了。山路出奇的颠簸,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故乡的那条山路,和父亲一起坐在大卡车上,与一车的沙子一起走着,那时候,一路颠簸的离开母亲的视线。所以,如今的一切算不了什么。首先进入的是学校。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也是最让人心疼的地方。孩子们坐在泥瓦构成的房子里,桌子是有些沟壑的木头桌子,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些裂缝。他们有的赤着脚,衣襟上还残留着泥土。我走进去,孩子们都围拢了过来。他们很瘦。一个老师正坐在简陋的木头板凳上听一个孩子背诵。一个聪明的女孩儿正在背得起劲,眼角的余光却朝着我手中的相机张望着。我有些惶恐起来,因为我打断了他们。孩子们涌了上来,老师也站了起来,以为我是记者,跟我握手,握了良久。我把手伸到一个孩子面前,他有些害羞的也伸出手来。我很快的抽出手来,因为我害怕继续面对他们。

出了教室,可以听到知了的鸣叫的声音,一个有些苍老的男人用一根铁条击打着另一根更为粗壮的铁条,是上课的时间到了。叮当的响声穿透苦楝树枝,亲爱的,你是否还听到了命运的脚步声?

随后走访的是一户人家。家中有一个白发斑斑的老人和一个小孩儿。她很热情的搬出凳子,然后又回头忙去了。他的厨房和厅堂只有一块木板隔着。厨房很暗,灶上放着几个馍。再往里一点,就是她家的卧室。卧室里摆满了东西,很乱。蚊帐黄得有些发黑了,没有多少光线是被泄漏进去的。我迅速的回到窄窄的厅堂。老人正坐着那里,也不说话,只是专注的听着我们说话。无论我们谈及什么,她的表情始终如一,平静而沉默。我抬头看屋顶,在阁楼的夹层上,放着一付木做的棺材,上面用一些草盖着。老人的孙儿正在拿着一个碗在吃饭。他五岁了,他一边夹着土豆片一边刨着饭,并不时的看着我们。我忽然停止了说话,手中的笔也停止纪录。亲爱的,其实我在想,是不是我们生命的归宿都是如此?几块不厚的木板就是我们的一切?赤脚的孩子们、在行走的孩子们、在吃饭的孩子们,他们也一样要走过么?

亲爱的,我开始期待一场意外,让上帝在一瞬间把我带走。我的归宿?你不知道么?我的归宿,就在路上。时间,它有足够的光,让我的影子,死在路上。

向你说晚安吧。明天十点的火车,下一站:陕西咸阳地区的永寿县。

握你的手并拥抱你

小刀 于 陕西 Sep .7凌晨1:00

3. 写给世俗的爱人:路过

亲爱的:

见信如晤。

我正在去往永寿的路上。在西安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刚刚下火车,就坐上了汽车。西安的天空很灰暗。在云雾中看到一个发光体,那就是太阳。阳光里有浑浊的感觉。远离了西安一些,就可以看到一些云朵。这个城市,我仅仅是路过。

回望身后,看到许多的树,他们隐入在灰白色的雾中。在阳光下,在我的眼中是一片的黑色。亲爱的,我并没有目不暇接的感觉。当我把行李放好然后坐下来的时候,我只感到了疲惫。是的,我要赶在下一场的浪迹之前把疲惫从身体内驱散。

刚刚经过了渭河。渭河露出了有些荒凉的河床,有些干枯,水流很小。我无法相信,这就是地图上标注的渭河。路旁的白色建筑让人看了大多都有一种被蒙上了一层灰的感觉。

我正在大地上游走着,亲爱的,我无法得知,我是在远离这你还是在接近着你。当我幻想着有一个你的时候,我只能在幻想中接近你。可是,你远在世俗,在我无法接近的地方生活着,这时候,你或者正路过一块玻璃面前,你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却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玻璃里面的你。又或者,你正蹲下来,系着鞋带。我们同在尘世里,于是,我们又如此的接近。

路过了咸阳。这是个埋葬了许多时光的地方。其实岁月并没有远走,它们只是回到了天上和地下。有一天我们会顺着光阴的梯子,一直往上或一直往下,走向各自的路。

迎着阳光,一路向西,车内有些冷起来。抬头看看天空,竟然有几块巨大的乌云,我们在乌云底下行走着,去远方。身在远方,却还要去远方。咸阳、西安,我只是路过。这个车来人往的人世,我也只是路过。

有些累了,先到这里吧。

握你的手并拥抱你

小刀于西安至永寿途中Sep 7 下午17:37

4. 写给世俗的爱人:你说,要忍住

亲爱的:

你还好么?

昨天已经过去。这样的述说不带有任何的悲欢。有些习惯于在睡前说一些话,把昨天的路和心情都整理好,找一个地方安放。亲爱的,你说,没有悲欢的叙述,是否就 避免了记忆的疼痛?

在上回西安的火车的时候,人很多。许多年轻人提着行李,身后或身前都有家长跟着。他们的脸上有新鲜而明亮的颜色。眼神旷远,不时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而我却是异乎寻常的急躁,有几次都想大喊出来,夹在人群里,寸步难移,肩上的行李压得我很疼,有满腔的怒火,却发不出来。坐下之后回想,这是我一向热爱的沉静的我么?

在路上,我开始沉默下来。看着玉米地一路的向后面驶去。抵达了永寿后,我还是不太想说话,有时候,不说话是个好习惯。可是这使我愈发的依赖于文字了。想像着你读这些文字时候的表情,或者面带微笑,或者匆忙的翻阅,我想,我该为此感到一种欢欣。我用文字轻唤着你,这是我的幸福,却也是我最大的痛楚。因为,我仅能如此。可是,你说,要忍住。咬紧我们的嘴唇,和着汗水,把泪水咽下。仰面青天,生活,是如此美好。

就此打住吧,有些话说多了就成了凄凉。而其实,我并非如此。明天还要接着赶路。

握你的手并拥抱你

小刀 于永寿 Sep 8 凌晨 1:00

5. 写给世俗的爱人:傻笑人生

亲爱的:

见信好。

我学会了笑。或者说,我开始笑着看这个世界。这是件好事,当我这样对你说的时候,笑了。

是的,没有人是不喜欢笑的。我常常被问到,你怎么不笑一下?你到底怎么了?其实我没什么的。一个人笑着,这其实与快乐沾不上太多的关系。同理,二者的反面也是如此的吧。可是,我们必须笑。是的,我笑。很多人问我,你今年多大了?我笑,傻笑:你说呢?那你是那里人?继续傻笑:你说呢?你贵姓?还是傻笑:你说呢?继而大笑。很多时候,傻笑是最好的表情。曾经追问过:傻子与疯子有什么区别?没人回答。其实如果一个人装作疯癫,尽说些胡话,没有人会信的。但如果装傻,一个劲儿傻笑,大家反而会觉得你可爱—–当然也有人会以为你病得不轻。笑。

于是,我日渐地可爱起来。不说话但又有人的似乎我就开始傻笑。如果可以,我想,我一定会傻笑着过完这一生。因为我知道我无法乐观起来,但是,我会傻笑。我不乐观,但向上。我不会哭了,这并非已忘记了泪水,而是在傻笑中揉着眼睛对你说,太好笑了,我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亲爱的,当生活饱含耻辱,我会傻笑地看着,想象着那是可笑而荒诞的。当行走融入了灵魂,我还是傻笑着,仿佛忘记了疲惫和孤独。亲爱的,亲爱的,当我遇到了你却又要离开的时候,我依然渴望我会傻笑着面对。嘿嘿,这样的命运太好笑了,你看,我笑得眼泪直流。

夜已深。晚安。

握你的手并拥抱你

小刀 于陕西永寿 Sep 9凌晨1:50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