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无主题变奏七章

  1

窗外是妖花盛放的一月。重重的木吉他声开始敲打着玻璃,这多像某个九月的早晨或者夜晚。小一的手指适时的举起酒杯。喝吧,这斟满年华的酒,这融着毒药的酒,有什么是我们无法忘记的?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冰凉透彻,如同躲在某个角落里呻吟的人,有许多隐秘的欲望无法得到实现。有许多隐秘的理想无法见到阳光。今夜,谁会拥着我入眠?小一的手指飞舞,在空中划着两个字:“没有。”是的,没有。谁也无法看见,谁也不能看见。谁告诉我,拥抱是什么颜色的,它有着什么样的温度?

2

手掌心是柔润的,手背上有青筋突起。这是坚持过后的痕迹。某年某月,你写下,在内心里发生了一次断裂。某月某日,某个人从你的身边走过。你说,她多像另一个人。可是她不是她。你始终只能是你。你不是其他人。你必须这样走下去。

你揉起你的眼睛来,不,你不会再流泪。干涩的眼睛,无法流露出温柔的眼神。正如干涩的内心无法流露出温柔的感觉来。

你手臂张开,然后环绕自己。你说,这是拥抱。

某年某月某日,某个人与你相遇。

某时某刻,你与某个人相忘。

3

这样的表达堪称完美,这样的故事堪称美好。叮叮当当的声音再度响起,一个女人已经转身。多么美好,小一的手指再度飞扬,如同一个指挥家一样,听着,故事即将落幕。谁的脸上再度神采飞扬。谁的脸上再度落寞,谁的脸上,再度充满忧伤?

我在这里啊,我就在这里。你始终没有听见,那呼喊是一把刀,落在水里,只有荡漾着的水圈,却失去了声响。我就在这里。然而你始终转身而去。

出了门你就在黑暗里了。你走得如此动人,你知道,那个人终于转身离去,不看青春的脸庞已经长满青苔。

4

欲望是否真的可有可无?小一语无伦次的追问着。是啊,这一切也是否可有可无?黑夜对他紧追不舍。黑夜是否也是可有可无的?小一紧咬嘴唇,一言不发。

我要让你知道,孤寂一直高于头顶,踮起脚,仅仅能触碰到它的表面。但这已经足够,无需掩饰,无法掩饰,你的神情再一次的告诉了上帝,我们都要出席这命运的盛筵。

银色的酒杯,灰色的餐桌,蓝色的信徒,他们都是神情肃穆,你神色透明,你问,这是不是慌张?

莫思量,秋来何处无愁肠?莫思量,春到处处可望乡。

5

你开始有了莫名的勇气。这原本懦弱无比的生命,开始变得如同河流,奔涌不已。不,或者不是这样,你觉得你应该是一堆篝火,周围坐满了你的熟人和陌生人。他们谈笑,他们调情,他们高声,他们低声,他们对你不置一词。你毕毕剥剥的燃烧着,直到火焰死去,你还是无法走入他们的生命中去。这如同废墟般的生命,你躺下,你就这样的死去了么?

天空高高在上,一个孩子把手握成枪的形状,握紧一个秘密,然后,对着人群开枪。

你说,你忘记了那些来往的人们的模样。亲爱的小一,你不知道,有个人在你的背后瞄准,他就要开枪,你为什么还是站着不动?你要学会奔涌,如同河流。你要学会飞舞,如同飞蛾。

你有了些许的勇气,来得如此莫名。

人群依然奔流不息。

6

你开始怀念二胡,凄婉而无助的二胡。如果是一个女人拉着二胡的话,你一定会跑上去拥抱她的。然而你却遇到了一个孩子,他拉得如此糟糕。在人潮如涌的天桥上,雨水淅淅沥沥的往你的身体里涌着。他拉得如此糟糕。你说,这不是我想念的二胡。那个孩子继续拉着,他身前的瓦罐依旧空空荡荡。你的内心也依旧空空荡荡。

你又怀念着象征爱情的玫瑰花。那塑胶的玫瑰花,它从来不曾凋谢。但那些男人们、女人们来来往往。你的怀念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你又能怎样?你的花朵始终熬不过长夜,你又能怎样?

你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你却不知道,你活在云之上。

这是云上的日子,空旷无比的蓝天,空旷无比的内心。

7

钢琴声把你吵醒了。是的,你要醒来,你必须醒来。你拭亮久已磨好的刀锋,面对空无一人的墙壁,你必须搏斗。

你说,如果我忘记了你,你是否还会在阳光里闪闪发亮?你说,如果我有刀锋,那么一定会有人遭受伤害。是的,我们都做到了。一切还好。这故事发生得如此恰到好处。你的刀锋亮白,你的嘴唇紧闭,你的喉咙,塞满了尘灰。一万米以上的天空,会不会有失踪许久的生活存在?一千公里以外的大地,你依然在横穿着马路,对着红绿灯发火。

这时候,一把刀是必须的。是割断翅膀还是割断花朵,都无须继续沉思。

钢琴声把你叫醒,刀锋上鲜活的记忆崭新无比。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