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乱弹:爱的过程与结果

我的兄弟告诉我,这是现实与理想的对立。我想是的,但这却是另一个范畴的说法了。 我们的日常生活里,由过程构成了一切。我们用意念在前方立起一根标杆,我们有时候向着标杆直跑,有时候绕着标杆乱跑。这过程构成了事物最坚实的本质。是 的,诸如那一次迷恋,诸如那一次倾慕,诸如那一次相思,时间有足够的力量,让他们成为过程。有一天,过程的另一小部分:结果来了。或者结果与过程完全无 关。这多么可怕。一个记忆里的我曾这样说过。

A.爱的过程

周小刀喝了口酒,捋了一下瘦瘦的胳膊,像要去搏斗的少年,神情热烈,李小树,你给我听着,我也要说个爱情故事。周小刀开始登场。

那是一年的夏天还是秋天,这是颇费周折的事。也没有人会去管时间的问题,如果两个人在热恋着,这个世界都似乎成了累赘。周小刀向我们这样描述着那过程。

丁云来找我的时候,我正想着去找她。她手里提着一把菜,就像我当初在菜市场初次见 到她的那样,娉娉婷婷的,穿着牛仔,清清爽爽的笑着。可是她不是对着我笑,而是对着那个闻声出来开错门的邻居笑,对那条从我身后屁颠屁颠跑过来讨好她的狗 笑。有好些天了,她没有对我笑得那么清爽。准确的说,是7天又4小时58分。你要知道,爱着的人有时候是用秒来计算在一起的时间的。同样,也会以秒来计算分开的时间的。总的来说,我对此感到沮丧。

丁云说,会不会做酱爆茄子?我看着她的背影,需要用点儿时间来确定她是在问我而不 是她旁边的那条狗。我说,不会,但我会做香蕉那个巴拉。我从身后抱住了丁云。丁云像是吓了一跳,手中的刀向旁一偏,我马上一缩手,天啊,你要谋杀我啊?丁 云把刀咣当的放在砧板上,然后立马转身,抓住我的手。在她迅即转身的那一刻,我忽然感到了时光的错位,我们是否又回到了最初相识相爱的时候?这个女人的爱 难道全部都凝在了转身的那一刻了么?我脑袋空白的想着,手里端着饭碗,直到丁云的筷子在我面前晃动着。然而,你不知道,她的脸现在平淡如初,如果你看见 了,你会觉得这是相爱么?

认识丁云的时候是在那个菜市场,丁云的摩托车把我的茄子擦得一地都是,天啊,那是 我一天的菜啊。我自顾自的叫了起来。丁云的脸平平淡淡的,那你到我家吃饭吧。周围的人正伸着脖子看呢,这丫头怎么能这么平静的?看着她的脸,我忽然像个饿 疯了的人一样:好!就这样,我第一次去了丁云家。

丁云一个人住着,还做得一手好菜。像一个很平常的故事一样,你知道的,一切进展顺 利。我们热烈的过了一天又一天,可是就在某天之后,她不再洗衣服,也不会再很热烈的对待我,她会莫名的不见了,然后又忽然的出现。然而她说,我们在相爱。 我们云淡风清的又过了一天又一天。在她不时离开的日子里,我揪心裂肺的想念着她,而她一如既往。

那天吃完了丁云的酱爆茄子,我说,我们的未来是什么?丁云的脸不起波澜:不知道。

B.爱的结果

周小刀,也让我来给你说一个故事。美好的不美好的,你都要给我听好。李小树这样对我说。

那是春天,一个让人遐想无比的季 节。有一天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必须面对着这重复的生活,每天起床工作吃饭睡觉,每天过同样的路,看同样的人,这让感到了恐惧,这是我生活的开始还是 终结?而他总是说,亲爱的等着吧,我们就要结婚了,过了今年。而他的过了今年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年。那天我看着自己的脸,窗外的光映照在我的脸上,头发上。 你听到了么,那是我最好的时光,它正在飞逝,正在走远。

你是知道的,我越发感到了恐惧。我想想就感到可怕,这是相爱多年的我们么?我和他像两个从不一起出现的恒星一样,遵循着各自的轨道活着–我们在同一个太阳系–尽管我们住在一起。

我楼上住着一对夫妇,他们在为了买什么样的厨房餐具炉具炊具而大吵了一场,过了几 天又为房间的卫生而吵了一场。我想着就觉得可怕,那些在婚礼中所说的相敬如宾等的台词难道是一次骗人的把戏表演?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要操劳,样样都要 操心。我想起就觉得头痛。这就是我们相爱的结果。这样的话一直纠缠着我。

那天,我决定要离开这样的生活。周小刀,你别笑。如果这就是结局,你觉得又当如何?

C.爱的过程与结果

我们的人生是一段过程。相爱与相离也只是其中的一小段经历。

你要享受那迷恋的过程,记住那心碎,记住那些伤害。你可知道,相爱是心甘情愿的投入,彻底付出。如果不,那将成为一个你自己给自己的游戏或者笑话。

如果我们真的拥有过,我们可以拥有的仅仅是过程。可是,我们真的拥有过么?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