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未怕罡风吹散了热爱

我还是没忍住,要记录下来。

一、女儿情

29年前的7月,《西游记》开始拍摄,并于当年国庆(1982年)播出。从那时候起,没有人会知道这部电视剧会盛行不衰至如今,29年过去,当年追着看六小龄童跳上跳下大闹天宫的青少年们也步入了30岁–即,中年的门槛。

我之所以喋喋不休地叙述这部电视剧的历史,并不是感叹韶华逝去,而是要说明,在当年的我–可能是大部分青少年–都忽略了这部电视剧里的”情”,而更多地关注着那凛然的正气–意思是说,看电视的那一刻,我们被各种道德楷模附身,浑身正气,义愤填膺,傻了吧唧。

看到女儿国的那一集,女儿国王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圣僧三藏。我记得当时的想法,你说,做大事的人,怎么能纠结于这儿女私情。这国王也是的,别挡道。于是多祈求孙大圣能一棍儿将女儿国王给了结了。多省事啊,罗哩叭嗦说那么多,浪费这么多的中午时间……

作为黄毛小儿,那时候的我当然也不会留意那一集有一首插曲,叫作《女儿情》。

二、罡风

也是20多年前,那时候年轻的邻居叔叔们血气方刚,活力无限。那一台似乎永不停歇的卡带机为我带来最初的港台音乐启蒙:各种流行音乐,悉数登场。那时候,港台的音乐歌词写得很好,读起来很像诗歌,隽永押韵,绝不会出现如今的那种”那一夜,我上(伤害)了你”。

所以,那些写得漂亮押韵的歌,在我们听起来缺乏逻辑,一如我刚接触古文的时候。但这一切都不要紧,还有旋律是不需要翻译成语言的。将歌词全部背下有困难,但旋律哼久了,还是能记下的。也正是因为此,直至前年,时间过了二十多年,我才将《万水千山总是情》这首歌的歌词全部准确地记下。

在这个过程中,血气方刚的叔叔们开始谢顶,白发和皱纹都占领了他们的生活。尽管他们没有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可他们还是任由沉默扼住喉咙,对于现状,他们不再抱怨,也懒得说些什么。酒、赌博,然后是无休止的家庭争吵和邻里间为了蝇头小利而闹崩。当年贴在墙上漂亮的周慧敏海报已经被换成了一幅PS得质量很差的风景画。

汪明荃唱得多好,”未怕罡风吹散了热爱”。只是这二十多年后的现实生活,再没人这样唱过。

三、未怕罡风吹散了热爱

就是在最近几天,偶然点开万晓利唱的那首《西游记》的插曲:《女儿情》。二十多年的生活忽然又在耳边低低地唱起来。也是在这时候,我生出了恻隐,像迟到了的理解一样,忽然明白了女儿国王的痴恋,”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单单就这两句,已经足够凄婉动人。这爱情就像是时间之河里一盏不灭的明灯,三藏自然不老,而女儿国王将逝如黄沙。可正是这爱情啊,是罡风无法吹散的。

我不合时宜地想起我的叔叔们,乃至于常常会想道:不出十年,我是否将会如同他们一样?目光涣散地走在自家的房子里,看着空无一人的田野,面对着连夜的雨,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要知道,在现实里是不需要什么罡风的,随意而无聊的一阵轻风,就可以让人白发殆尽。任意的一个烦恼,都会增加皱纹的数量,也可以将咽喉扼得更紧。最重要的,是失去了热爱之心。

在日复一日中,身体这个皮囊常会感到无聊和虚空。这倒也没有什么,谁能时刻地赋自己一个活着的意义呢。可是想象一下,在这皮囊之中,或者只有热爱是吹不散的吧–不管是热爱一个人,还是热爱某一事物。

未怕罡风吹散了热爱,万水千山总是情。

(在浏览器中试听:《女儿情》By 万晓利)

{ 1 comment… add one }
  • 蓝雪的天空 三月 1, 2011, 10:14 上午

    迟到的理解,意外的收获。
    忽然想起邓丽君的(漫步人生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