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散文】梦境五章

榕树下文章地址:http://article.rongshuxia.com/viewart.rs?aid=3684157

  梦境一:回忆。
                 
  你坐下,就在那个波光粼粼的湖边坐下。一切都静寂无声,只有一些空气在轻轻的流动着,一如你轻柔的呼吸一样。那是怎么样的轻柔?应该是如同情人般的细语吧。然而你渴望一场细雨来到。当然,伴随而来的还要有风。轻风吻雨,柔情如许。你躺了下来,幻想着这时候有细雨以及轻风抚过脸庞。你本该闭上眼睛的。然而你还是睁开了眼。于是,你看到了流云。天空如碧波荡漾,云朵夹杂着五彩的光。这是天堂。你用手划着。你有些迷醉的闭上眼睛。然而就在你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云飞霞散,天空陷入混乱。
  你还是坐了起来,随手撕开一片新落下的树叶。树叶的裂开处,有莫名的清香,带着些许辛辣。这是何样的香气?从心底渐渐涌上,或者说是从灵魂的裂缝里涌出来的。
  黄昏如魔术师一样在远方布景,他的口袋里有许多绮丽的梦境,有许多简单的美好。但是,他胸腔里最多的,还是黑暗。他的每一丝呼吸,都将成为无所不往的黑暗。你和他如此相近,却也如此遥远。
  只是,这时候的你,迷恋于蜜和毒的花朵之中。你的回忆,或者你的过往,开始在某一个地方盛开。         
                
  梦境二:相遇
                 
  这是无数次想象中的相遇。我衣衫洁净,街道在这一天好像也显得干爽了许多。是的,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我只是在走到某个路口的时候才会想起你。这样真好,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是想你到眼睛潮湿,就像是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失去时,也带走了我的心,使我无痛、无觉。
  然若我的内心里开始有些忐忑和不安了,猛然到来的惊喜会否把我的自信冲垮?南方温热的阳光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风只是很微弱的越过无数的树梢,路两旁的树叶们微微摆动。你远远的走来,拖着行李。你的面容如此清晰。你的头发,像梳理过的羽毛。
  想像过一千遍见到你时候的激动,可当你真正站在我面前时,我干涩的目光与你对视许久,灵魂深处开始有些东西在萌动、发芽。你或者不知道,在遇见你之后,晚上在做梦,白天在梦游,我沉浸在半梦半醒之中,不管幻想还是沉默,总有一线相融。我相信,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不止一次,我们都在同一条路上的不同时候经过。不止一次,我们在即将相遇的时候,却又选择了彼此相反的方向,于是我们就此错过。我们无数次重复着对方的路线却又无数次的错过。这种漫长的等待,像深重的芥草,埋藏了我们载浮载沉的不舍。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没有微笑,你说你看到了羽毛。那洁白的羽毛,就长在肩膀上。我微微一笑,肩膀上出了许多汗水。
  你不知道,那时候,所有的光都聚集在你的脸上,这使我无法对你凝视。你的头发掠过我的脸庞,有轻微的清香,轻微的痒,拂过鼻尖或者眼角,或者是耳边吧,谁会知道,这感觉隐匿多年,如今再度扬起。谁会知道,我们其实相遇多年。
  你说,从现在起,开始拥抱。是的,从现在开始,我们拥抱,我们已经错过得太久了,让我们不再分开。你让我感觉到无暇的天使气息,你的羽翼轻轻碰触我沉寂过后的内心。如同一片树叶生长在森林,拥有一种博大的力量。我没有流泪,这多汁的生活已经充满泪水,不需要我们再去为其多添一滴。爱,为的就是相聚,为的就是不再分离。我牵起你的手,我说,从现在起,我们一起走。就像走在许许多多段的路上,我们一起回家。我微微出汗的手心,可以感觉到你的手指头传来的温润。亲爱的,我们在一起。
  街道上忽然刮起一阵风,一个空空的矿泉水瓶子被吹得稀里哗啦的响着。我们摇摇晃晃,拖着行李。亲爱的,我们回家了。     
                 
  梦境三:雕刻时光
                 
  你还是喜欢坐在水边,看蝴蝶飞舞,鱼儿跳跃,蜻蜓点水。这时候的各种光亮都汇集在水面上。你喜欢这样的幻觉般的生活场景。就像四处奔袭的人们在某一个瞬间一齐的奔向你,围拢着你。虽然他们都向着你,但是他们很快又会各奔前程,四处奔波。这如同在黎明时候的夜色,在某一个特定时刻忽然消散。你坐在黎明的水边,空气清冽时光里有一只手的啊,它拽着你的肩膀,没心没肺的摇着你晃着你。你惶然失色,你匆忙而逃。可是这时候从世间里伸出许多双手来,伸向你。他们把你牵引,引向无数个路口。这时候你总是可以想到多年来一个又一个的路口,一次又一次的送别。是谁把你推向了生活的前面?你站在谁的背后遮风挡雨?又或者谁站在你的背后遮风挡雨。
  这是一场巨大的梦,你抚了抚被淋湿的头发,擦擦眉毛上的雨水,时光把你雕刻成一个男人,又把你的肩膀削瘦。你在空净的镜面上行走,摇摇晃晃。谁在镜子外面看着我们?谁在我们的梦境外边看着我们?你的骨头在某一个时刻停止了生长,岁月如刀啊,你叹了叹气。叹气之后,你又笑,笑得无声无痕。
  你还是坐在水边,一颗石子被扔进湖面,一些波纹开始荡漾开来,你指给人看,这是梦的痕迹。那人转身,波纹却已平静无比。
  时光,它以什么形式存在?梦境,它以什么形式存在?
        
  梦境四:秘密花园
                 
  这是一个并不空阔的花园,也长不出什么奇异的花朵来。你赤脚的走了进去,仿佛许多年前的景象,那时候你还小,在母亲的身前蹒跚的走着,光滑的鹅卵石让你的脚感觉到有些异样的感觉。如今只剩下你自己去走了,鹅卵石依然光滑,太阳映照过后的石径有些温热的感觉,这感觉从你的脚板传来,如此清晰。你忽然想起钢琴声击打你耳膜时的感觉。一声,一声,一颤一颤。你又想起那一次爱情的感觉来。不知是甜美还是苦涩,你从不让人知道。
  那里是一个秘密的花园,如果要你选,你一定会让它座落在江南的某个小镇上。然而你不知道江南是否会有花园。你只记得你冒然的闯入了一个人的秘密花园,如同那个人冒然闯入你的秘密花园一样,你们在路两旁相互对视,又或者是这样的,你们狭路相逢。这时候,你会想起吉他的弹奏声,激越而沉静。如少年般的激越,如中年般的沉静。
  你们在秘密的花园里相爱,你们对这个世界秘而不宣的相爱了。或者你知道,有些爱只能秘而不宣的存在,因为这是一个犹如毒药的年代。你们如此幸福,你们如此的美好,然而却仿如从来不曾相爱过。如果有人在某天问起,什么才是你们相爱的证据?你或者会失声痛哭,又或者满脸的鄙夷,谁和谁曾经相爱?可是你的内心里会给自己造句“相爱——想象我们曾经如此相爱”。
  这是你的秘密花园,也是另一个人的秘密花园。在你早晨醒来站在阳台上观望的时候,你或者会看到另一个就在花园里同样的朝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