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Twitter疯言录:2010年6月

“精品快餐”是什么?还是快餐。快餐王子是什么?吃快餐的王子… #

RT @free_all_POC: RT @exted: RT @_ym: 知识推<(=→_→=)>RT @so4gater: 最近发现有人骂人老爱说中国母蜜蜂,我寻思啥是中国母蜜蜂啊,后来跑到google上一查,娘的,原来是china mother bee。 #

“还有什么能延缓我们像机器般的身体的过速衰老?直到有一天,我们需要润滑剂才能相爱。” #

我又学到新词了:跪国。加上之前的墙国。墙裂建议人民网强国论坛改成墙国论坛,环球论坛改成跪国论坛。一切都神清气爽。#

成都是我停留的第五个城市。所以,我恨搬家。 #

我很失望,体检结果表明我不是火星人或者蜘蛛侠…在地球真累真危险 #

恭喜发财,在我发送了”螳臂挡车的歹徒”之后,新浪将我的围脖整个删除。 『地獄裡最熱的地方,是保留給那些在嚴重的道德危機時,還蓄意保持中立的人。』#

我向天誓Rt @wangpei: “记着你!是的,我要从我的记忆的碑版上,拭去一切琐碎愚蠢的记录、一切书本上的格言、一切陈言套语、一切过去的印象、我少年的阅历所留下的痕迹,只让你的命令留在我的脑筋的书卷里,不掺杂一些下贱的废料。我向天发誓!”(《哈 姆雷特》) #

抱歉,该条微博已怀孕。 转@邝飚的灰色幽默:转@竹林语绵:抱歉,该条微博已结婚 转@夏小可:抱歉,该条微博已被枪毙 转@清风猫:抱歉,该条微博已被删除。 转@夏小起:抱歉,该条微博已被删除。 转@隐居猫:抱歉,该条微博已被删除。 #

6月3号结婚的是明知有劫难但誓同生死,64结婚的是永生不忘,6月5日结婚是劫后余生,相伴余生。 #

莫大就是有这样的解构本事 RT @mozhixu: 请不要将韩粉与愤青都看作脑残, 韩粉也就是青春期荷尔蒙多了点,属于内分泌问题,一旦荷尔蒙浓度自然降下来就好了,愤青则多属于脑残,大脑沟回生理性损伤,属于精神病,且大多不可逆 #

我知道得太多了。。RT @hehe_night: RT @CashCheng RT @direct3d RT @JAYxiaomuzhu: 当别人和美少女舌吻的时候,我和美少女舌战。这就是独立思考和知道太多的结局。 #

度过有点沮丧的夜晚。迎来第一份工作的最后一天。 # (6月12日)

黄 昏的光投射入室内,一片金黄。大雨过后的城市,有了几分我的村庄的模样,听着未息的雨声,期待能等到一个故人来。#

黄昏的金黄色的光一过,如果还在下雨的话,我的乡村就会看到缓缓地炊烟。热闹的人家可以看到灯火,稀落的人家就有几分凄惨,烟火不旺,一如像惨白而乱七八糟画满黑炭的天幕一样。#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找个人私奔。 #

西班牙居然输了,不过我依然看好他们。# (6月17日,后来,他们夺冠了)

数了数收集起来的啤酒罐拉环,一共179个。今天搬离这个出租房,要启程了。 # (6月18日)

机场的小三密度和装逼者密度非常高:前者多呈老贼牵少女状,后者呈怀抱一书曰大智慧、赢销天下、国学应用状。#

一个矮小的男人(他身高不到1.4米)忽然对我说,你这件衣服(遇罗克的tee)很好看,让我看一下。我只是在他面前摆了下就走了。他大声说”你这人很内向”。他穿着葡萄牙的球衣,让我很惭愧。#

赶路的旅人,天上的流云是你最好的伴侣,即使你从来不看它们。#

成都,我来了,我饿了。# (2010年6月19日凌晨1:12)

成都的好?那就是这里的姑娘不管你帅不帅,都给你拉手。–观旁边呈情侣状的男女有感,男的真是”怎生得黑梧桐”#

first day in new job, feel like not bad. hope it’ll better future.# (6月21日)

“你喜欢的人都是那么的特别。不是怪物就是圣人。” #

丹麦伟 大的足球传统,并没有从劳德鲁普兄弟那里遗传下来。丹麦足球,就像那个限制级笑话:美人鱼没法繁衍后代,因为腿分不开。。。http://blog.wzsee.com/home.php?mod=space&uid=68&do=blog&id=597 囧。。。 #

在网易微博上发现的百度百科神作:后清国传记 http://is.gd/d7FOw 后清帝国简称后清,属于平行世界中的国家,其真实存在性尚不明确,其名称由来一般认为是自孙忠衫 推翻清国以后的70-80年左右建立的一个国家,由于该国政府继承了清朝的衣钵……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