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F:从头寻找

“相信吧,相信反反复复是我们的情怀”。

李志还是没有妥协,听了《F》的十首歌之后,这成为我的各种思绪的开头。天啊,这个男人怎么还没有对生活妥协?!就像很多人六七年后再见到我的人那样惊叹,天啊,为什么他还不妥协?从年少时候的齐耳长发,到如今如秋天枯草般的寸头,到今天逐渐亮得发光的额头,是啊,我们为什么还不妥协?

一、

关于这张专辑,我所知的不多。只是知道李志(我不习惯叫他李逼那样显得熟络,也不习惯在他的名字后加一个”先生”以示敬而远之)坚持不出实体唱片,将这唱片放到网上,供任何人下载。不知道是他生来的固执,抑或是对未来有为清晰的想法。我所知不多。

最近我开始对年龄这东西有一种焦灼般的念想:是不是到了三十岁之后,我们就一定会秃顶,秃顶之后我们得要变着戏法去讨好周围的人。这样做是有导向性的:那就是说,为了讨好生活,必须把这周围的人服伺得协贴。或者这些都是错误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秃顶,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讨好别人–比如富二代或者权二代们,他们生下来就被别人讨好着。

当然,这些讨好都仅仅生活的体现之一而已。这世俗的标准,多得让你没法喘过气来。只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Looser的我们,该用什么样的盾牌,与这些标准抗争?你或者会说这是徒劳的,没有必要的。一头扎进去吧,这个再恶心的世界不也有你一份么?这就是妥协的开始。

到了三十岁的门槛,再有脸说自己拥有青春,那或者就真的是不要脸。只是我们用什么去宣示:我们的过去(连同那爱情一道)就要被日益庸俗的生活所掩埋,所埋葬?当没办法对着这虚空般的生活说再见的时候,告别的另一种方式就是去寻找,从头寻找。带着牛反刍时的满足感,在消失不见的那一坨坨的黑暗中寻求一些快慰。只是,”我再也不会把自己愚蠢的交给过去”。是啊,不快乐又如何?

二、

是不是到了尽头?还是不会有尽头?有?没有?不要那么执着啊少年,我只是在闲得无事,哼哼几声而已。

不管你多么的无厘头,不管你用多少的无所谓,都无法掩饰你的失落。是的,我要告诉你,除了这永恒的时间,任何物事都是有尽头的。听着《尽头》的时候,忽然又觉得回到了之前听《梵高先生》的时候。那时候李志不停地问我们的梵高先生,谁的父亲死了,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谁的爱人走了,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这一年的李志不再问死去的梵高先生,而仿佛和那死在未来的自己说话:来吧,一起下葬。

总有些什么埋葬在城市里,只是你不知道是什么。

三、

尽头之后,如果还没死,就是另一个起点。所以当我们宣示完这一切,或许该给自己一些坚定:相信吧,门开了。恐惧、无奈、黑暗、孤独、脆弱、敏感,这一切都会被下葬在过去。所以,少年,相信吧,轰轰烈烈是你的未来。这真的是非同寻常的安慰,却更是一个在彼岸的人站着对此岸的人的叫喊:喂,少年,你要相信,相信反反复复是我们的情怀。

此刻我特别不想站在彼岸,我只想站在这里,肆意的生长,有着好时光,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肆意的挥洒(而不是挥霍)。只是我们真的会慢慢的步入中年,步入生命的另一个季节。即使你就是这样唱着”你妈逼”进入这个季节的。

我如何能不承认,那些我所未意料的生活,它们就真的来了。

门开了,它来了。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