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社会性动物》笔记(五):记忆重构与北卡惨案

在1985年5月的第二周,北卡罗纳州妇女Kathryn和她的两个孩子Kara以及Erin Eastburn惨被杀害。犯罪过程非常恐怖,凶手强奸了Kathryn,并切断她的喉管,再在她身上刺了十五刀。三岁的Erin和五岁的Kara也被刺十余刀。案发当周,被警察当成嫌犯的Timothy Hennis(他是一名军人)曾经对Kathryn的广告进行了回应。Kathryn在报纸刊登广告,想找人收养她的狗,而Hennis则在该周已经试养了这条狗。

审判期间,目击者认定Hennis就在犯罪现场。证人Chuck Barret作证,他曾经在这案发当天凌晨3:30看到Hennis在附近走动。Sandra Barnes作证,她看到了一个很像Hennis的人在使用一张银行卡,而这张银行卡在早些时候被警察认定是从Kathryn的住处偷走。然而,Hennis拥有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据,而且案发现场没有任何指向他的物证。但是,陪审团仍然认为目击者的证言可信,于1986年7月4日宣告Hennis有罪,被判处注射式死刑。

在上诉法庭,一位法官基于程序上的技术性问题(该问题与目击者的证言无关)要求对本案重判。这时,Hennis已经在死刑牢房蹲了845天,这一次他迎来了重生的机会。目击者的证据被Hennis的律师找到漏洞。

Chuck在案发两天后第一次告诉警察,他看到的人长着褐色的头发,而Hennis的头发是金色的,而且身高也有差距。此外,当Chuck被要求从一组照片中辨认Hennis的时候,他对自己的判断并不确定。另一位证人Sandra在案发几周后与警察第一次接触时,她确定无疑地对他们说,事发当天他没有在银行ATM看到任何人。但是,为什么在审判时,这两位证人却如此肯定Hennis就在现场?难道他们说谎?

这时候心理学家Elizabeth Loftus作为专家证人带着她的记忆重构实验出场。

在一项实验中,Loftus让她的被试们收看了一段描述多车相撞的交通事故影片。看完影片后,实验者询问其中的一些被试,“当这些汽车相撞的时候速度大约多快?”另外一些被试也被问了同样的问题,但“相撞”这个词被换成了“相碰”。结果是什么?没错,前者认定的车速要比后者要快。而且,在看过影片一周以后,前者更有可能(错误地)声称在现场看到了被撞碎的玻璃。这就是引导性提问的暗示性威力。

在较早的另一个实验中Loftus让两组被试收看一套描述汽车与行人相撞的幻灯片。在一张关键性幻灯片中,一辆绿色的汽车从现场驶过。看过幻灯片之后,实验者向其中一半的被试提问:从事故现场驶过的蓝色汽车的车顶上是否有滑雪架。另一半的被试也被问了同样的问题,但问题中没有“蓝色”二字。两者相比,那些被问到了“蓝色”汽车的被试,更有可能被混淆,并声称他们看到的是一辆蓝色汽车。

在Hennis的第二次审判中,Loftus阐述了这记忆重构的性质,以及讯问时如何让证人记忆重构的。最初,Sandra认为ATM前没有人。然而,电视媒体对该事件持续数月地进行报道,以及报纸一年来持续地对案件进行有分量的报道,再加上她自己可能是唯一一个见过凶手的人所带来的压力,Sandra重构了她的记忆。通过在律师、法官面前一次又一次的演练(美国的庭审次数真是多得惊人),这个被重构的记忆就顺利地成为她脑海中的事实,而她也对此深信不疑。另一位证人Chuck同样如此。而且最后,Chuck在案发当天凌晨所见的的人,最终被认定是正要去上班的另一个人,而不是Hennis。

1989年4月20日,由于缺少案发现场的物证以及证人的证言不充分,第二个陪审团宣布Timothy Hennis无罪。而该案也未被侦破,但警察发现,在另一临近城市发现了同样的手法的案件,案发不久,Hennis和警方都收到了有说服力的匿名信,证明Hennis是在代人受过。

————————

虽然这是一个关于社会心理学上的例子,但是通过搜索之后,发现这个故事还有续集:

2010年,在应用DNA技术之后,检察官 Matthew Scott 和Nate Huff向军事法庭提交了新的证据:在Kathryn的阴道里遗留有Hennis的精液,通过DNA检测出来。但是Hennis的辩护律师Frank Spinner认为,即使二者发生了性关系,但只能证明他们是“adultery”(通奸)。他的原话是: What if Hennis and Katie slept together on Tuesday night, when he picked up the dog? Or at some point between their first meeting and the murders? Spinner said, “One of the ways of the world and one of the things that we know about human nature is that things can occur spontaneously and for no significant reason. A young soldier whose wife just had a baby recently. A captain’s wife while the captain has been away for a long time. All I’m asking is: is it possible that something occurred independent of the murders?”  (如果是Katie和Hennis在星期二晚发生性关系呢?他刚好去取狗。之后就又描述一番:从人性的角度说,一个老婆刚怀孕了的年轻士兵和一个老公在外服役很长时间的妇女,是否会发生故事?)

但是,辩护得并不顺利。2010年,他再度被判死刑。2012年,在对军事法庭(此时他已退伍)对此案的管辖权上,Hennis九次请愿(因为若军事法庭在此案上无管辖权的话,那么根据美国法律,他说不会在同一案件受到两次谋杀指控——第一次是在1986年)。同年,美国高院拒绝复审他的证据。2014年3月7日,军事法庭拒绝了他的上诉,并批准了对他的死刑判决。

Timothy Hennis的时间轴:

Hennis Timeline

1985年5月,Kathryn被强奸、割喉,她的两个孩子被杀,第三个22个月的小女儿没有收到伤害。

陆军中士Timothy Hennis在案发后几日内被捕。

1986年7月, Cumberland(坎伯兰)郡高院判处Timothy Hennis有罪,死刑。

1988年10月,北卡高院说Hennis受到了不公平的判决,发回重审。

1989年4月,Hennis在威灵顿无罪释放。

1993年3月,基于该案的真实记录的一书“Innocent Victims”出版。

1996年1月,ABC播出基于该案的迷你剧,名称也叫Innocent Victims。

2006年9月,退伍两年后的Hennis,被要求根据军事审判统一法典向检察院汇报日常活动。

2007年8月,第18空军指挥官命令Hennis将受到三例谋杀(即Kathryn和她的两个小孩)的军事审判。

2007年12月,Hennis提交了撤销本案的请求。他指控军队对该案没有管辖权。但该请求在2008年4月被退回。

2008年5月,Hennis向军队刑事上诉法庭提交撤销本案的请求。该请求2008年6月被驳回,但他迅速上诉。

2008年9月,美国军方上诉法庭驳回了Hennis的请愿。

2009年12月,Hennis再度请求撤销该案,这一次是向美国北卡东区法院提交。该请求2010年3月被驳回。

April 2010: Hennis is convicted of all three counts of murder on April 9. He is sentenced to death five days later.

2010年4月9日,Hennis被定罪,犯下三条人命。他被判决5日后处死。

2012年1月,美国第四上诉巡回法庭肯定了美国地区法庭在2009年驳回Hennis的请求的决定,并延缓讨论其军事法庭的管辖权。(January 2012: The 4th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 affirms the U.S. District Court’s 2009 decision to dismiss Hennis’ petition and defers discussion of jurisdiction until Hennis’ military appeals are exhausted.)

Also in January, the acting commander of Fort Bragg approves Hennis’ convictions and death sentence.

May 2012: The U.S. Supreme Court denies a petition by Hennis to have the nation’s highest court review his case.

September 2013: Hennis petitions the Army Court of Criminal Appeals again, requesting the court consider his jurisdictional challenge. The petition is denied in October.

November 2013: Hennis asks the Army Court of Criminal Appeals to reconsider its decision, suggesting the petition be reviewed en banc – by all of the court’s judges – instead of by a panel. The motion is denied later that month.

January 2014: Hennis files his latest petition with 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Armed Forces, again arguing the Army lacked jurisdiction.

参考材料:纽约客 Three Trials for Murder (2011年)

CrimLibary Double Jeopardy: Master Sergeant Timothy Hennis

Fayobserver Timothy Hennis appeals murder convictions; former Fort Bragg soldier argues Army lacked jurisdiction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