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面朝人海,死性不改。

  海子选择了诗歌。然后,他选择了大海和春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是花开的时候,他躺在铁轨上,坚定的躺下,看着火车从远处驰来。愿你们在人世里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像是殉道者般,你们都停下吧,让我去那地狱或是天堂。也像是守夜人一样,你们都睡吧,夜里有我呢。可是,我们永远无法看到他镜片后的笑了。在痛定思痛之后,在经历巨大的悲怆之后,他选择离开。试问,有那个没经历过大悲怆的人能说出这样安静而从容、温暖而焦灼的祝福?陌生人,我将为你祝福。一个初涉人世的孩子,是否会知道个中的隐忍?或者海子的诗歌让他自己每天都经受着煎熬和拷问——现实给一个诗人的冲击的力量不容忽视。他敏感,他最先察觉,也最先明白。于是,最先接受洗礼和最先接受苦痛的煎熬。
  是的,诗人是先知。痛苦的先知。

  这些日子里经历的事情于我来说并不算多。睁开眼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大约是数个月前吧。那时候下雨,心里凉得要命。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夜空和白昼都无法给我答案。在雨水里匆忙赶路的人都不会停下为我解答。有时候,青春的任意一个路口都会让人找寻好多年。记住,是好多年。当你发现你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的时候,你发现可笑的是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你无权对这个世界说些什么。因为,那是我们一起参与过的世界。如果我们死在流氓的手里,我们一定对流氓进行默许过——他们可以这样干。不是么?你看那些看客们。星移斗转,谁知道谁在某天不是看客,谁是当事人呢?

  说些平常的事情。一些小小的事情,好像是记得了,却又仿佛忘记了。人们都说小处可见一个人的命运。或者吧,一个人的命运是在细小中积累起来的。很久没有细数自己的心情了。因为之前已经说得太多。说多了就是威胁,威胁自己的叙述。那时候一个人将有可能陷于自身无法自拔。打住。
  最近按自己的意愿写,写一些实在的事儿。实在。这一点在如今让我怀疑了。什么实在呢?大多数人在《结婚》看到爱情。然而,青春和不安才是我想说的。
  是的,有人说,不懂。看不懂。

  我知道,我不是海子,也不是诗人(这是个被滥用的称号),我顺着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循着自己的记忆和联想(或者说想象),记录下来,说出来。大部分的关键词都是关于青春和梦想的。前者的隐离,后者的消退,一直都在年轻的身体上上演着。许多人的忧伤,并不仅仅只限于爱情。没有吃过苦的人是不知道汗水是咸还是淡的。而吃过苦的人则是说不出苦是什么味道的。因为苦已经隐入了血液,进驻内心。若有人问,什么是生活,我想,我应该这样回答:喏,你看到街道上打麻将的人和卖菜的人没有?对了,还有背着麻袋的人,他们或者都不知道什么是星巴克,但他们都会知道白菜和番茄多少钱一斤。有时候,别小看那卖菜的人,说不准,当年他有个巨大的梦想呢。这茫茫的人海,有许多你看不到的事情在发生。闭上眼睛或者睁眼看,都是个问题。
  我还是要说了,说话。写字。并不要太多的人知道。
  面朝人海,死性不改。纷乱,繁杂。凌晨。黎明将近。

{ 1 comment… add one }
  • 苏鸿 七月 17, 2006, 2:04 上午

    喜欢这一篇。
    没办法,我就是欣赏水平比较低~~~~~~~~~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