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乱弹:我的爱情故事(1)

周小刀。我有许多的故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的拿出来,像牛一样反刍着记忆。类似地,我也有过许多的深爱着的姑娘。你或者会说,这不可能,你怎么能深爱着那么多人呢?嘿嘿,周小刀笑了笑。阳光打在脸上,淡黄色的汗毛都清晰可见。真不简单。这孩子,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这些年。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独自守着这扇窗,守望在窗台边上。期待一只心碎的鸟儿跌落下来到我的窗台上让我施展我的爱。是的,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去爱过了。一只心碎的鸟,就能是我的全部的爱的容器。所以,你不能爱上我。小伊点了点头,一只玻璃杯子从她手中跌落。碎了。是心碎了么?我怎么能得知,心碎的声音是不是跟这声音很相像?又或者,那是一种无声的碎裂。如同阳光在碎玻璃上的反射。

你知道不,有多少人死于心碎?喝着开水的午夜,有一些东西穿越灵魂。有一些东西,也被稀释了。然后,蒸发。如果把这比做爱情,那将是个拙劣的比喻。蒸发的东西,是必须存在着的。而爱情,它真的来过?如同我们的青春?周小刀说,我有许多的故事,要对你说。小伊说,我也有许多故事,不对你说。谁能告诉我,他们谁在说谎?

说多了,就是威胁,威胁我们的真相。天啊,就是那曾经存在过的事实,如果把它们重新叙述一遍,它们还是不是事实?它们将成为另一种过去了。
过去的我们,被现在的我们说出来。但已经面目全非,然而我们却不自觉。过去的爱情,被我添油加醋的说一番。姑娘会说,嗯,真是浪漫。鬼知道呢,那时候是不是真的那么浪漫。

我有许多的故事,而且是爱情故事。我有许多的姑娘可以去被我爱。可是,那是什么,她们是谁,我会告诉你的,但那不是全部的事实。周小刀朝我眨眼睛,然后把杯子里所有的水,不,所有的白酒,喝完。倒头便睡。
鬼才知道,他将来说的故事是真的还是他编的。嗯,这就是回忆的功能。你信不?
等他醒来。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