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乱弹:我的爱情故事(3)

周小刀的脸开始充满神奇色彩,一如他口中说得莫名其妙的爱情一样。任何人听了都可以一摊手,这算什么鸟爱情故事啊?简直就是胡扯。是的,我也这样认为:他找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他的这一段莫须有的(或者到如今可以这样称呼了)爱情。他说,要回去看看,看什么呢,他能回去么?回去那里?周小刀一转身,仿佛又回到他深不见底的记忆里,无论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像融入黑暗中的蝙蝠,他一定依附在往事的某个角落里,独自品尝那回忆的果实。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狭窄的街道上,等待一个女人带我离开–不是么,周小刀常这样说的。当然,他还会补上一句,小说里常常这样描写。是的,主角们都在街道上游荡,总有好心的或者不好心的姑娘走过来,跟他说,先生,我需要你的一点点回忆,又或者是这样:先生,我能帮你么?我走在拐角的时候看到一幅画上的女郎笑得肆无忌惮,不知道周小刀见了会不会想起他曾经的恋人来。对了,周小刀有没有照片呢?如果他有一个姑娘的照片,那么,那就可能是他爱过的见证。可是,陷入于小说里的周小刀,是否会相信他手中的照片,更为神奇的是,我竟然开始相信,他的记忆或者不值得相信。可是,你不知道,他的神色让你觉得他即使把日本岛炸了你也该相信他。是的,他像一尊闪光的雕塑,不容置疑的语气和略带悲伤的表情,几乎让我深信不疑:他真的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决定原地返回,顺着绿色的植物带,就可以抵达周小刀的领地,甚至说,抵达他的记忆深处–那个房子成了他所有的日子的埋葬地。或者这样找抽的比喻让周小刀愤怒,然而,找抽的话往往说出事实甚至真理。我用力的敲门,他开门了,换了一套衣服,干净而宽大。或者这时候改叫他周大刀好了。一如往常,我注意的依然是他的额头。细小的痕迹和伤疤,这让他看起来与众不同。”你要找什么?”周小刀总是有很多词语来向你描述这个世界。特别是跟他有关的世界。而且,有时候,他能找出你所想要表达的东西来,并轻易的剥开事物的外衣,让你看到赤裸裸的一面。当然,如果他的目光能剥开女人的外衣,我想他至今还是个光棍的原因算是有了着落了。

你有没有她的照片?我开始追问,不给他任何机会回避,逼视他的眼睛。她的照片?有的,我去找找。他慵懒的声音让我这个记忆的追寻者感到泄气。他转身,缓慢而轻柔,全不在乎,又或者隆重无比。他打开身后不远处的箱子。银白色的箱子闪着光,如同新鲜的往事一样,些微有点发亮,但绝不耀眼。箱子显得有些乱,几封信被翻出,又被放到一边去。在有些昏暗的阳光里,你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在翻动他的箱子。想象下这个男人常拖着箱子,在城市间游走,见鬼,这是什么样的小说,竟然有这样让人恍惚的镜头?

如果过去的爱情深浅是按一个人的回忆的深浅拿来作分别的话,那么周小刀则是属于无法分类的一个。你永远不知道他的手里握着什么样的记忆,这记忆,根本分不出轻重深浅来。也如一个说谎者一样,谎言已成为他的一部分。那么,记忆就成了周小刀的一部分,我自以为是的分析给他听。周小刀还是很认真的翻动他的箱子。我怀疑,他并不是为了找一个姑娘的照片,而是在猛然间想起应该找点其他什么东西而已。他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向着阳光走来。我看到一个非常小而模糊的身影在照片上微微闪光。

她叫什么名字?我又锲而不舍的问着。不知道。而且,我忘记了她是在什么时候寄来的,忘记了她在那里。我翻转一看,背面写着:2006年10月4日。可是照片却显得异常陈旧。这日期是不是她寄来的日子?我问。不是,不是,周小刀摆手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一张旧照片上写这个日子的,或者那天我正好闷骚得可怜,想姑娘想得厉害,随手写上的。鬼知道呢,我咕哝着,即使是想姑娘也不会写个日期上去啊,靠,起码也得写个名字上去啊。可是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啊。周小刀急了起来,背着一屋子的黑暗,他显得毫无办法的站在门口。

背对着一屋子的回忆,你能有什么办法?

Technorati : , ,

Del.icio.us :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