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扯酒

好些天没喝酒了。前些日子,大概11月18日的晚上,同学在群里说,我们在喝酒,然后说出一群人的名字。看得我手指大动,却不能去买酒,陪君醉千里(同学们在昆明)。

 

自从到了这里,喝酒的机会在开始的时候还有,后来工作日见忙碌,渐不沾酒。在本地也没有认识几个可以沽酒对饮的朋友,于是,又多了一层理由,少喝酒。然而在开初的日子里,总有不顺心,或者总有喝的理由与藉口。因而独饮的机会更多,买个斤把猪耳朵,掂几瓶酒,关起门,喝。有时候喝得天昏地暗,无人知晓,在半夜里醒来,环顾四方,独自一人,悲从中来。后来便多了个教训,喝酒的时候要夜深,喝完就睡,直到天亮。

 

后来跟小火喝过一次,不过都是对着电脑屏幕,你一句,我一句,说,喝了,于是大家都喝。他那时候在北京,我在这西南边境。那次喝得好不畅快。网络真是神奇,两个从未谋面的朋友,可以对着屏幕,喝个没完。或者说,是我们真神奇,五湖四海,皆有兄弟。听说小火现在在武大,又回到武大郎的日子,不知他喝酒没有。

 

今晚在群里不知怎的,开始念记着自己多久没喝酒了。怎么算也没算出个日子来。我上一次喝酒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在这边境小城,我跟谁喝去?于是跟乌鸦还有老猫2人开始侃自己的酒量。兰州话,脏话,啥话都一并说了。我们都在说自己的酒量好,说着说着,就像是在拼酒的感觉了。这时候不是在喝酒,是在谈酒。或者扯。扯着扯着,我们就醉了。猫说,你大爷,乌鸦说,你哈送。我说,你两都混蛋。然后开始讨论谁最混蛋。真像仨喝醉的人在说胡话,相互的骂着,或者这就是男人独特的方式,特别是在午夜里,三个不在同一地方的人在瞎扯,却感觉到一种彼此心照不宣。至于酒,或者是一个引子。不过这个引子是独特的,或者说,是充满男人味的。在酒被看作是男人的标志之一的时代,喝酒就是男人聚集在一起时的必备曲目。而在网络里,或者只有谈论酒这一项了。这样,我们都可以把自己当成醉客–特别是在这样冬天的夜晚。

 

或者那一天我们真的就坐下喝酒,那时候是凭真本事的了。乌鸦说,你来兰州,我跟你喝,舍命配君子。(乌鸦的肠胃已经不能喝酒了)。我想我一定会去兰州。一定。

夜色正浓,酒未到。

Technorati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