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诗草稿】在新年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组合)

三轮车或者新年

在夜色魅丽的晚上,我登上破旧的三轮车
幻想这就是开往2007年的列车
呼啸而过的脸庞和往事伴随路旁熟睡的流浪者一同逝去
所有留在过去日子里的异乡人
再也找不到回到2006年的故乡的路

车到了,我付钱。两块。这够不够面目模糊的司机喝一瓶酒?
子夜的钟声,掺杂着所有爱恨的颤音
响在每一个异乡人的耳旁

想起一个人但不记得名字

一条似曾相熟的街道
带着几声异乡人的叫卖声
在臭豆腐的摊子旁的身影如此熟悉
他的头发发着隐秘的光,肩膀上落有细小的头屑
额头和脸庞模糊,眼睛专注

我知道他的眼神能看到我所有的过往
然而他只专注于手中的臭豆腐,专注于自己的舌头
这一切显得无可辩驳,无可厚非,浑然天成

在我等着他上来跟我打招呼或者我走过去跟他打招呼的时候
车来人往,有些事情呼啸而去
我动了动手指头,想要表达点什么却还是把手放了下来

幻想的离别

我坐下,在开往南方的列车里
人潮汹涌,这是汗水和泪水浸泡的早晨或者黄昏
一张小小的车票为一段日子贴上封条
我抑制不住的细数时光里的细节,又隔着玻璃跟你说再见

我们微笑,相互点头致意

我不像某部电影里的那样说我爱你,你也不像某个场景里那样说你留下来吧
北方或者南方,亲爱的,其实都只是继续走而已
我掖紧衣服,在手心里写下你的名字
捂在怀里,一直向南

白日梦时期的爱情

周小刀拿起酒杯的时候正在呼喊谁的名字
我说兄弟醒醒别再做梦,这一切顶个屁
丢失又得到的玩具,这个角色不适合我们自己
只有塑料胶花才能永久开放永不凋零也没有刺

我看到紫色的夜在他的头顶盛开,
一个梦又一个梦相互追逐
一个人又一个人竞相离去
那些奔跑和追赶都没有一丝迟疑的颜色,坚定如血液里不绝的红

兄弟,我们终将厌倦,厌倦得像是水墨画里滴落的蓝
兄弟,我们也会疲惫,疲惫得像月光里的水银
那些流泻而去的光,照耀一个又一个在别处的少年

白日梦时代的爱情和沉睡
在醒来的时候老去

鱼和走来走去

一缸小小的鱼住在人为的命运里
相互厮咬,独自跳跃,一起渴望逃离
一群人住在神造的大地上
相互鄙夷,独自回家,从不渴望能够逃离

鱼在陪人发呆,人在陪鱼经历生死
或者:鱼在陪人经历生死,人在陪鱼发呆
日渐稀少的鱼,挣扎在活着与死去之间
它们在缸里游来游去,毫不费事,却又无济于事
我在房子里走来走去,端着饭碗,来往于厅堂和厨房之间

这是最简单的幸福的定义:看着鱼相继死去,吃着白花花的米饭、厨房宽敞、厅堂明亮
一个冬天的下午,我端着鱼缸和陶瓷饭碗
在神的心脏里走来走去

{ 1 comment… add one }
  • 轻烟逐尘 一月 5, 2007, 1:42 下午

    [muteness]

    不要让寂寞荼毒了心,时间的脚步一刻未曾停歇.

    异乡人在异乡,别样的感受,别样的风景.记得要感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