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多情,总被雨打风吹去

没有任何征兆,"情"这一个字占领了我们额头。仰望的时候不无谨慎以及悲伤。

这两天开始回望自己过去写下的文字,不时的感叹,不时的忆及那些属于我或不属于我的片段,甚至有些怀疑那是不是之前的自己。我有过这样的经历?!堪称神奇的过去,值得颂扬的勇气。

今天下乡的时候坐在车上,听着MP3里的歌声不停的肆虐在心间,看着窗外不断飞过眼帘的风景,仿佛是回到了一部旧电影中去。电影中,我是主角,前尘往事,都在音乐和风景中擦出火花,烙下印记。我虚构一个自己出来,与自己对话。

是的,故事应该这样说:年轻时候的我,是个多情的人。他的情多得无处可倾。甚至说,他爱这个世界的几乎任何东西。他爱那个路过的女子,爱那些孩子,爱那些踯躅的路人,爱那些相互搀扶的人们。相对应地,他必然爱那个女子柔软而温暖的怀抱,爱孩子美好而清澈的眼睛,爱那踯躅的路人额头上的焦灼,爱那些搀扶着的人们的微不可察的温柔。他只觉得这个世界都在心胸里翻腾着。这是否可以称之为情。情人的情,爱情的情,亲情的情,无情的情。另一个似是而非的道理是,当你爱很多个女子的时候,其实你不爱其中的任意一个。然而剧中的主角不是。他爱过很多人,很多女孩、女子、女人。他踯躅在街道上,理解那些路人额头上的焦灼,也明白那独自行走的孤单。所以,随时地,他想带走街道上的一个美好的女子。他们回家,一起生活。这是否可以称之为情?多情的情。他爱,所以,他会痛。很孤单的时候会痛,看到有人无助的时候会痛,看到一个单独的老人在艰难行走的时候会痛–因为这一切,他终将承受。他的身体和心灵在旁人那里得到成长,并随其老去。那些爱与恨,甜与苦,快乐与痛楚,他感同身受。

可是故事如果是一帆风顺的话就不成为故事。总有烦琐的世事将他的爱掳去–或者是他爱得不够坚定。他不停的被打断,不停的被嗤笑、嘲笑、误解、误会甚至鄙夷。同样地,他也开始自己反省自己,也开始嘲笑自己。这所谓的多情,是否就是无情的另一个代名词?这是非难分的时刻,他选择沉默。

是的。选择沉默。一个人就是这样的从滔滔不绝的对生活发表自己的想法到对一切失去语言。人生的进程,是否就是一个逐渐失语的过程?

这日子与之前并无多大区别。而他只是不会再轻易对生活的一切说爱。比如,我爱你,生活;我爱你,某样东西。他变得谨慎,节约,甚至抠门。这时候,正如人所愿–对,你就应该这样,什么都不能过多。情也是这样的。你顺着众人的意旨–或者是你自身的意旨–活下去。你面带沉默的表情,掩盖了一切情绪。那女子、路人,都只是你生活中或有或无的一部分而已。

是的,我无法说这么多了。不轻易说出这一个字:爱。

多情者,总被雨打风吹。为遮风避雨,遂无情。是而,多情,总被雨打风吹去。

Technorati : , ,

{ 6 comments… add one }
  • 小屁 二月 14, 2007, 1:33 下午

    情人节快乐!

  • 漠漠。 六月 9, 2007, 2:59 下午

    我是游客,怀着谨慎的心情看完,于是我该游走了。对吧。
    看了你的文,我觉得很难过。心里面,还是胃里面,还是肚子,还是全身。
    不过都不重要了。
    我是否应该逃避让我难过的东西。
    好吧。我承认。我老了。禁不起折腾。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
    这样就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
    我疯了。我疯了。我疯了。
    游客。

  • 漠漠 六月 9, 2007, 3:02 下午

    我本来以为,多情是在无情面前消失的。
    可是现在看,多情和无情到底有什么界限呢。很多爱的不爱,和根本不爱的不爱,到底有什么区别呢。天啊,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我是不是老了,很罗嗦,很担心的样子,每天把手机握在手里。是啊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真可笑。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可能是我老了吧。

    你还年轻呢。可是我已经老了。

  • 漠漠。 六月 9, 2007, 3:05 下午

    一样多情的人,或一样无情的人。总之是一样的人,或者是一样姿态的人。
    他们是应该在一起呢?还是不在。
    在一起是互相喜欢呢还是互相折磨。是互相快乐着呢还是互相痛苦。

    真可怕啊。刀。我觉得真可怕。怎么办,我觉得真可怕。

    游客,走了。真走了。

  • 无痕 七月 16, 2007, 7:40 下午

    太多情了,而且你太在意一段感情那你注定要失去它,,甚至失去的非常痛苦,迷失了自我。

  • 周小刀我恨你 七月 17, 2007, 1:36 上午

    你要知道。我一直,一直,恨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