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心若莲花,身如浮萍


2006年7月17日 拍于 广西大学

昨日走进快餐店的时候,发现人比往常的多了一倍不止。灯火通明的几条街道上是来往的人们。或者是要过年了吧,我心里猜测这样的原因。然而猛然间又想到,居然是情人节。难怪街道上的青年男女们那么多,而且脸上都写着爱情二字。谁要是去打扰他们,找死。

快餐店里坐满了人。从他们的衣着来看,我想大抵都是打工回乡的青年男女们。他们直接,没有像学生们那样的羞涩而拘谨。当然店里扔满了他们丢弃的骨头,地板显得很脏。然而,谁会去理会这些呢。这是他们的盛宴,他们的青春盛宴,他们的爱情盛宴,挥霍去吧,孩子们。我这样想的时候,是坐在他们中间,用一个词足够可以形容:混迹。我并未对他们感到厌恶,因为我也是从他们当中走来的。他们压抑了太久,而人间又仅仅只有这一天是用来光明正大的跟自己喜欢的男女调情的,谁会不珍惜呢?

他们是在城市里飘荡的一群人,他们不属于城市,而城市也不会接纳他们。他们只有回到了县城,回到了家,回到了伙伴们中间,他们方才能放声而笑。对于他们,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或者只有在城市里奔走过的人方才懂得,飘动、游离,这样的状态很容易将人击溃。在一个城市的大雨里,拖着行李,四处寻找一个可以去的地方。身上的衣服贴在后背上,雨水顺着脸颊流下,自额头直至嘴角。像是一杯苦涩而劣质的酒,不堪入口,却必须下咽。这就是我关于飘荡的记忆。

前些日,朋友问起我的经历来,我用几句话写下了自己的简介:小刀周远,生于20世纪80年代。13岁离家百里,18岁离家千里。曾停留于彩云之南,流落于深圳、北京,流连于西安、兰州。瘦人一个。这其实只是一次开始,我走在两旁种满芒果树的街道上想。那远远飘荡的日子,或者正在到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看着车灯将影子拉长,缩短,消融,直至将我的影子也带走了。心里莫名的感到恐慌, 然而,尚好,这时候我有音乐陪伴着。耳朵里的MP3在不停的将我唤醒,我不能沉睡。尹吾在嘶声的喊着,我只是离开这儿,向前走,这就是我的目标。离开这,我想我始终会的。因而如今走过的每一步,都将成为日后不可重复的记忆。于是心里又温暖了些。

随着年时越远,心胸开始在人事里找到了渐渐宽广的所在了。这世界也便跟着你宽广起来。于是总莫名的忆及莲花来。莲花总是从容的开着,任凭风雨。还有,尚记得周敦颐的《爱莲说》,于是便不需理由的偏爱。偏爱那些用莲花作为指代的意象。比如,安静从容的心。面临这生活,从容也是过,慌张也要过过。何必笑一下。想起对朋友说到生死,慌什么,我们都会死的。

心若莲花,莫不是安静而从容?身如浮萍,那超出了我们命运的一部分生命,不妨接受。

PS: 过年了,要回家了。恐怕要到月底方才能回来。看到了的朋友们,祝你愉快,平安,幸福。

{ 3 comments… add one }
  • 苏鸿 二月 15, 2007, 1:21 下午

    我得说,真的是越来越爱小刀了: )
    新年快乐!

  • leavic 二月 15, 2007, 5:01 下午

    唉,小刀要被断背了(假定楼上的是男的)。:)
    同样的,金猪年快乐。
    PS:这个评论编辑器的表情按钮在FireFox下好像无法使用,没点击一次Firebug就报错一次。

  • faydao 二月 23, 2007, 3:56 下午

    毕勤兄,苏是个口无遮拦滴小朋友~~~
    谢谢祝福。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