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正月十四,木棉花开

正月十四(3.3)下乡归程时于车上所拍。模糊不清,但总算见到了木棉花。
为什么喜欢木棉?因为曾经,因为那些过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全部大图,请点:木棉花开

木棉天堂,天堂木棉。
一切记忆都已经逝去,只留下几个简单的词汇以及数点星光般的记忆。某天,我遇上了谁,说起了过去,说你认识谁谁么?哦,对不起,我不记得了。真的么?
一笑。

{ 4 comments… add one }
  • 三月 4, 2007, 1:22 上午

    说实话…一直都没见过真正的木棉树.
    传说在自己居住的城市都某个地方生长着一些.
    但从未去看过.
    网上图片多数是几根枝丫.
    终于在你这里看见它的全貌

  • leavic 三月 4, 2007, 12:19 下午

    原来这就是木棉花,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有没有见过。
    小时候那个小镇很多树,但叫不上名字。等叫的出名字的时候,城市里就只能见到法国梧桐了。

  • 零余 三月 5, 2007, 12:47 上午

    曾经读过张晓风一篇木棉花的文章,一直不能忘。
    木棉花
    所有开花的树看来该是女性的,只有木棉花是男性的。

    木棉树又干又皱,不知为什么,它竟结出那么雷白柔软的木棉,并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优美风度,缓缓地自枝头飘落。

    木棉花大得骇人,是一种耀眼的橘的红色,开的时候连一片叶子的衬托都不要,像一碗红曲酒,斟在粗陶碗里,火烈烈地,有一种不讲理的的架势,却很美。

    树枝也许是干得狠了,根根都麻绉着,像一只曲张的手——肱是干的,臂是干的,连手肘手腕手指头和手指甲都是干的——向天空讨求着什么,撕抓些什么。而干到极点时,树枚爆开了,木棉花几乎就像是从干裂的伤口里吐出来的火焰。

    木棉花常常长得极高,那年在广州初见木棉树,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特别小,总觉得那是全世界最高的一种树了,广东人叫它英雄树。初夏的公园里,我们疲于奔命地去接拾那些新落的木棉,也许几丈高的树对我们是太高了些,竟觉得每团木棉都是晴空上折翼的云。

    木棉落后,木棉树的叶子便逐日浓密起来,木棉树终于变行平凡了,大家也都安下一颗心,至少在明春以前,在绿叶的掩覆下,它不会再暴露那种让人焦灼的奇异的美了。

  • 小刀周远的Blog 三月 28, 2008, 2:26 下午

    木棉花又开,转眼第三载(组图)

    在2007年的3月,我拍下了木棉以及木棉花。转眼又是一年了,木棉花依旧绽放。这是我到这个边陲小城的第三年了。 落下的木棉花 高大的木棉树,有绿叶的树就是苦楝(恋)树 木棉树的高度是小山的一半那么高 刺向天空的木棉树 由于是逆光,因此木棉花看起来并不明显,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的 没有多少树叶,但有花 这一下看得很清楚了 这个更近一些 木棉树干近观 木棉树干近观(暖色调) 落花与落叶(一) 落花与落叶之二 落花与落叶之三 木棉与村庄之一 木棉与村庄之二 木棉与山 木棉树下劳作的人 木棉树小的时候(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