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幸福一种


题图拍摄:小刀周远 于边陲某镇小村 (cc)

作家余华曾写下过残酷而不带温度的《现实一种》,冷漠的人性于作家的笔下跃然纸上。在毛骨悚然间,让人又怀疑了一次人性。

可是走在路上,总有一些小细节让我惊讶,进而是惊喜。因为只要你看见了感受了,那就是幸福的一种。

常走在街上,看到一个娉婷的女孩儿手里提着包,另一只手把电话放在耳朵边,长发垂下,眉目间有暖色涌起,于是就有了轻颦浅笑。女孩儿说话的时候声音一般很低,大抵只有另一端的人能听到。如果这时候有一辆车驰过,声音大得出奇,她一定会把话停下来,或者微微皱眉等轰隆之声远去,或者会更加大声的说着话。这时候作为路人,大抵可以知道一些诸如地点、时间的信息。再想细听的时候,已不见了声响了。这样于路人来说尽管有些不知所云,但是,大约可以知道一点儿关于那个女孩的幸福。

坐在某个饭馆里吃饭,恰好人多,由于独占一隅,于是很快就有人在对面入座。这时候如果对面坐着的同样是一位女孩儿,她大抵会在吃饭的半途拿出个手机来。当然,情形无非两种,她拨电话,或者别人拨打她的电话。于是她就把电话放到掩在长发里的耳朵边上。一边低头吃着,一边说着话。说的时候或者会停下,然后专心的说话。但是她们大多可以一心二用,边说边聊。她微微的拨动头发,微微一笑,这便是幸福的流露,这像光一样,不经意的落在了饭桌旁。

在某个城市里等待红绿灯的时候,看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车尾驮着的应该是他的妻子,他们应该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用手拽住他后背的衣服,目光沉静的看着路边的事物。她侧坐着,双腿微微交叉的搭着。在车来人往的马路上他们显得有些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大多的车都是摩托车、轿车、面包车等等,惟独他们是自行车。他们的衣服有些旧,而且都沾了泥尘,泛灰的衣服上有了土黄的颜色,像两个刚从地里忙活回来的村民夫妇。丈夫的背些许的弓着,用力的踩着自行车踏板。转弯的时候,他把脚停下,只是扭转着自行车把手,自行车一转而过。女人的头发在自行车带起的风里飘扬着,然后又双双的淹没在人群里。这是幸福的一种,我如是想。

Technorati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