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我;爱;问连岳

在一周前买到了连岳的新书,前两天看连岳的Blog,据说已经要第三次印刷了。昨夜凌晨的时候看完了连岳的这本书。适逢其时,辗转反侧,不能眠。如若有梗在喉,不吐不快。

在看连岳的这本书之前,至少,你必须是一个具有独立思考的人。也就是说,你要是你自己,不是别人。不要让偏见占据了你的脑袋。这样,只有一只不满的杯子方能装进更多东西。在另一方面,连岳也是把读者当成一个来看待。作为读者,他把你当成一个具有思考能力的人,是一个独立的接受者(当然,或者有些来信者除外)。

如何成为你自己,这充满意识形态的说教课本上是不可能告诉你的。诸如余秋雨的《霜冷长河》等散文,充溢着各种所谓宏大的思想。像我们小时候语文老师给经常给杨朔的散文来一个极其莫名其妙的概况,美其名曰:中心思想。然后堆砌一大堆的政治化名词,扯得上祖国、母亲什么的,就基本得分了。或者有天你的语文老师说:余秋雨告诉我们,要热爱我们的祖国河山。是啊,热爱我们的祖国河山,还有多少可以被他们败坏呢?说远了,举这些例不过是说,那些课文以及"散文"只是把我们当成一个机器,灌注所谓高尚,灌注所谓思想。我们就是这样的一步步走向白痴,成为千人一面,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我们没有血肉,连谈论性爱都成了耻辱。

连岳说,我们要有性,也要有爱。我们要二者兼收,这才是美好人生。我们有欲望,我们也有另一面,我们不否认这些,去掉了说教,去掉了所谓的宏大说理(比如从长城看到祖国什么什么的),轻描淡写的几句,让人感知到,那些其实就是你一直想的东西,一直做的事情。这就是尘世,没有文艺腔,没有"中心思想"。

你是否就是你自己?抑或是被愚乐成了河蟹社会的新接班人了?

说这本书是恋爱新手入门必读,或者有点搞。我很喜欢网友们起的名字:连氏恋爱宝典(幸好不是葵花宝典,我猜连岳心里暗自捏一把汗哩:) )。翻一下目录,有"爱"字的题目有很多,比如,挽救不回一段爱情就创造新的一段爱情;爱情,它是一种超过了肉欲的渴望;爱情是毒品,我们只能受用一点点;爱情的效率等等等等。这些题目的下面,有数量可观的爱情故事,大多悲伤,少数从容可爱。或者在都市里,需要给连岳写信的,都是些伤心人。因为,他们更需要倾诉。看着连岳为一个个悲伤的人、愤怒的人,绝望(看似绝望)的人支招,如果是在深夜里看,就像是看一出武侠剧,今天,我们且看看写邮件的人给连岳出了个什么难题。明天,再看看连岳怎么为他们解决并回答的漂亮,平易,幽默,一针见血。这些故事的出现,或许连最NB的小说家也自愧不如,而连岳却像是有用不完的典故和智慧一样,回复那些信件,虽不一定能服众,但总是说得头头是道。

纵观连岳所支的招中,对于爱,大抵都保持这样的态度:爱是上帝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爱不应成为被谴责的对象,爱,同样需要独立,需要容忍,需要宽容心。当然,还需要从容,抛弃那些见鬼的门当户对以及偏见。还有,爱情是要有经济基础才会更美好,钱不是俗物,因为我们都必需它。我们有欲望,这是一个正常人所应该持有的状态等等等(发现总结起来何其的难,这皆因故事的多样性,爱的多样性。当然,我想我并没有完全的跳出界外,看这一切,这或许为原因之一)。

爱情,顺着自己的心,这样是否可以概而括之?不知道,或者应该问一下连岳。

问连岳

连岳说,很多邮件都是女性写来的。而从回信中的语气看,大多的来信者都是30以内的人吧。或者可以这样的猜想一下,那些大于30岁太多的人,已经被自己的意见(或者是偏见,或者是真知)牢牢的占据了,他们的想法很难因为一两个故事而改变,他们的生活更是很难因为连岳的一两句话而改变。因此可以无厘头的说,作一个年轻人真好。可是有一天我们还是会老的,这样想一下,就不由的悲哀起来,到了那一天,我们只有向那些比我们更为年老的人提问,或者说,我们基本没有可以问的人。因为我们自己的意见里,已经容不得其他东西了。当然,或者另一方面是这样的,我们有着人世共仰的真知,我们的思想呈开放状态,我们的从容的走过生命的终端。。。。。

说远了,这样文艺腔起来,恐怕又遭连岳狂批一顿吧?

2007年9月23日,秋分,第一次读连岳《我爱问连岳》随感

Technorati : ,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