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速写】小刀人物志015——火车上的女子

好吧,我必须承认,她算是一个好看的女子。你看,我放弃一般的说法,将她称为女子。

2007年10月7日18:30,K394,18:30,这趟火车自昆明出发,她跟一个眼镜儿一起上车。黑色短马甲,里面穿着白衣,牛仔裤。穿着褐色高筒鞋,在车厢里的日光灯里看得出,她化了淡淡的状。她用白底黑斑点的纱巾系住长头发,斑点头巾跟着头发垂到她身前。她说着话,用手从耳朵旁开始捋头发,连同斑点头巾一样捋着。然后目光侧着,不看跟她说话的眼镜儿男人。薄薄的嘴皮动了动,听得出不是南方口音。又或者,她受过高等教育。我暗自想,摊开书,看上两眼。

她说话细声细气的,声音很轻,跟她瘦略长的脸蛋显得很是般配。她的普通话很标准,她说,我不喜欢百色那地方,玩儿的地方都没有,又干燥。她瘦长的手指在说着这话的时候抚弄了一下她的头发。难得地,她的头发居然没有染,很平常的黑色,如同她的睫毛一样,黑色,普通。可是她的睫毛描有睫毛膏,眼睛也略略的涂了眼影。再细看一下,她应该属于那种看了第二眼才算是好看的女子。

她站了起来,取了样东西,这次我又不得不承认,她个子比较高。身材真好,我心里叹了句。瘦瘦的,走在人群里,肯定有些回头率。她开始跟旁边的眼镜儿男人说起一些事情,比如单位的事情,某某去了那里,某某跟某某有一段故事没讲完。眼镜儿男人有了点献殷勤的劲儿,这种劲儿使我感到熟悉—-因为我也这样干过。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说一些其他城市的事。比如她对阳朔的看法,风景很漂亮,然后不时的提起一些地名,诸如,北京、上海、大理、丽江、北海什么的。或者,她这样说是让我们这些旁人羡慕的吧。我看着她用三两根手指头掂住眼镜儿从装薯片的袋里掏出来的包子,一口口儿的吃着,忽然觉得很饿。

在某个时刻,她那薄薄的嘴唇说起她的父母亲。她说,我爸……..他…….一副略带责备的样子,然而谁都看得出,是一种亲情,甚至说,是一种炫耀。或者一个刚出社会的孩子看到她这样说,脸上一定泛起羡慕的表情,看,这姑娘多懂事,连大人的事都能管。后来,她掏出一个电子产品,像是N70手机。男的在旁边羡慕了下,也掏出一个像是PSP一样的东西来,开始跟她谈起这些电子产品的用法以及特征、价格等等等等。他们说得眉飞色舞,让我不能不怀疑,莫非这就是城市小资的生活写照?

她不到21:00就上了床铺睡觉去了。我看得无聊,看了10来页书,于是也睡了去。结果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忽然叫了起来,好像叫了眼镜儿的名字,然后说,某某书记来接我们,不是某某。这一嚷,让我专门为火车生涯积攒的美梦瞬即消失。

Technorati :

{ 2 comments… add one }
  • 孙门 十月 12, 2007, 1:14 下午

    兄。为什么问那个问题?

    faydao 于 2007-10-10 22:30:28 回复

    因为我想知道不同的人们不同的想法。什么是爱,什么是,不爱。

    东J 于 2007-10-12 13:14:12 回复

    那把你的调查写出来,我看看

  • 晓寒 十月 17, 2007, 5:50 下午

    有时候很想写评,可是都找不到地方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