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寂寞之心(二)

3.在嘈杂中

深圳,夏天。这时候的午夜依然充满了嘈杂声,一种你无法想象的疼涌入你的骨头。窗台上滴水的衣服,未干的毛巾,都成了嘈杂声的托付。窗户的玻璃上沾满了尘土,下铺的青年深夜未归。楼道响起不知名的声音。街道上的叫卖声开始从近到远,又从远到近,然后消失不见。一辆辆汽车在想像中喷着烟,那些积水一定飞溅起来。灯光支离破碎的从玻璃窗上都布帘上投射进来,照在身上,像一块伤痕,怎么也抹不去。有喝醉的人,从楼道走上去,有睡醒的婴儿,哭声断续。

有人进门,洗脸,洗澡,水声汹涌起来,无处可逃。那时候午夜班的青年回来了。他说家很远很远,好几年回一次,他无声的笑,让人在午夜里难以入睡。在嘈杂中,摸着自己的骨头,企图在无眠中,回到故乡。

八月,深圳的人才市场。耀眼的光在转角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迎面扑来的热气。年轻的脸上溢着汗水,招聘单位的桌子上坐着气闲神定的人,充满挑剔,以及优越。这如同迷宫般排列的桌椅,将决定青年人们多彩或者无趣的一生的开始。请一字拍开,请按顺序来,请不要拥挤。我们是如何决定,走出这人生的第一步的?无声的声音涌起,无声的手举起,这些都一起点伸入我们的肾脏,轻轻的一点涌动,莫名的痛就从很多地方袭来。到处是路,便不存在着所谓路。可是我们还是要走。沾满汗的手,在嘈杂的空气中轻轻一抓,我们的未来,音信全无。

4.黑

这样的夜晚充满黑。看不到自己的脚,看不到自己的手,看不到自己影子。可是还得往前走,一直走。前面是一团更大的黑,可是还得往前走。

有人站在黑夜里,一个小板凳,在旁边放着,偶尔的光,可以看到她穿着裙子。闪动的猩红色烟头,像她闪动着的生活。或者只有在黑的夜中才能闪出光来。她跟我这样的路人,一同构成了这样的夜。我们有未知的路要走,可是她们停下了,我还在走着。我们在黑夜里没了声息,像失去知觉的人,无法感知,下一个路口在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我们还可能会一脚踩空,失去了站立的支点。

有人在黑夜中透支着明天的光,有人在黑夜中,寻找明天的光。一样的路途,一样的黑。一样的,悄无声息。

Technorati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