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船长,我的船长 Captain,my Captain(Dead Poets Society)

影片:Dead Poets Society译作《春风化雨》(相对死亡诗社而言,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年份:1989年

  Oh,Captain, my Captain. 这来自惠特曼(Whitman)对林肯(Lincoln)的称呼,在最后一刻被站上课桌的学生们喊了出来。在那一刻,站在课桌上的孩子们才初初具备了一个人的模样。而在这之前,他们是一群被教育生产线上集装生产的产品。
  
  我们曾经也如同影片中的那群乖孩子一样,"父亲告诉我,要那样去做","老师告诉我,不要那样去做",然后甚至是"学校告诉我们,不能这样做"。一整套严格的教育系统,像一条天然的流水线,每个学生都是将遵循流水线的规则去活。没有任何东西属于自己,没有任何生活属于自己。Dreams(梦想)?这将被realism(现实主义)击破(一如那个仿佛看破一切都胖老师对Mr.Keating说的那样,嘴角上翘,面带得意)。只是梦想并不是被现实主义(甚至不是现实)击破,而是被家长、学校,甚至说其背后的社会击破。
  
  尼尔死后,Todd Anderson对着雪地呼喊,"是他(尼尔)的父母害了他!"可是代表着权威的校长,害怕带来变化的学生,要孩子听话的父母,一致认为是Mr.Keating的蛊惑,让孩子们偏离了其原本的轨道。没错,他们偏离了教育系统的严格的生产线。他们没有人想过,是谁扼杀了Neil(尼尔)。是的,他们(我们又何尝不是)需要的是一个速成品,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孩子捏成自己想象中的泥人。你,本应该是这样的。这句话将扼杀一切都可能性。
  
  而让人感到窒息的是,将扼杀用一种所谓爱的方式来体现出来,更无可辩驳,更具杀伤力。你不能反对,因为那是爱啊!父母是爱你的,父母是为你好啊!这样的话我们都不陌生。当你稍有"忤逆",周围的力量如潮水般涌来,甚至来自你的同伴。人生数十年,你将永远成不了自己,而是成了另一个人—-这个人需要让所有人满意:父母、同伴、老师、上司、妻子。
  
  忘不了学生们宣读卢梭的诗歌时激动的情景: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
  I wanted to live deep and suck out 
  all the marrow of life,
  and not when I had co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当我步入丛林
  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
  我希望活得深刻
  吸取生命中的所有精华
  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
  以免当我生命终结
  却发现自己从未活过
  
  也忘不了学生们在Mr.Keating转身的时候,对着他说:Oh, Captain, my Captain.船长,我的船长,这样的呼唤让人欣喜,也同样让人悲哀。那是因为,那预示着每一个Captain Keating的结局是离开(这或者是很多老师不愿当Captain的缘故,他们宁愿就这么样的一辈子,拥有来自体制的所有尊敬,以及薪金。然而可怕的是,他们将反过来对那些相当Captain的人说:你这样做是错的:http://www.douban.com/review/1014931/)。然而,学生们却站了起来。但愿,这个光明的尾巴能让我们的船长得以慰藉。

Technorati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