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天涯访谈之四:小刀周远印象(转载)

原文:http://article.rongshuxia.com/viewart.rs?aid=4355804

我一直喜欢与别人争论什么,从哲学的观点到一般的人情世故,或者到一个国家的体制以及文化的遗产,因为这样可以使自己明晰或者让他人能有另外一个视角对待世界,但因为思想的差异会导致许多的沉默,即使以磅礴的语言来释放一些真相也未必得到赞同。我与小刀周远的聊天给我的感觉有些类似如此,或许在一个地球上,因为经历或者觉悟的不一样导致思想的千差万别,或许我们还未真正打开心里面隐藏最深的事物,所以我觉得与小刀的访谈是在一片潮汐之中,你会听到潮汐的声音,但难以看到在海底是否有一股无穷的力量在推动潮汐的涌动。

小刀问我,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最大的苦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想成为一个爱着的人,最大的苦痛是自己爱的不够彻底。小刀说我的回答让他失望。我没做解释,或许回答的含糊来自于自己对生活的迷糊,象在一片雾气之中,看不清方向,也不知道脚下的路通向哪里。小刀说,人爱上一个傻瓜,这不是傻瓜的错,而是你自己的错。爱情的爱是最暧昧的易变的,仿佛你来到一个彩虹悬挂在上空的草地上,你安静的欣赏与享受着彩虹给你带来的绮丽的梦幻,但突然彩虹消失了,留下你一个人张惶失措的寻找,因为在你的意识里你觉得彩虹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可残酷的现实终于让你明白爱情很多时候就是彩虹,需要离的距离很远才能欣赏,爱情的逃遁也出乎你的意料,甚至一个转念之间爱情就会被现实狰狞的磨子压成一堆碎泥,难以让一颗孤独的心品尝爱情的甘霖,难以从谷底里的绝望走向插着天使翅膀的希望。

我不知道一个人对悲剧的认识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一个年轻人或许对人生充满无限的乐观情绪,对未来充满希望,甚至觉得人生就是一幕幕快乐开心的戏剧,一定不会有痛苦哀伤忧愁,但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多,锋利的事物开始割在心上,而心一旦碎了,恢复难,除非大彻大悟。曾在一家报纸上看到一段文字,作者说要让心不受伤害,那就是不去爱。一个朋友对我说,人应该不去爱也不去恨。但岁数的爬升以及觉悟会让人抵达到风清云淡的高岚,珍爱自己,感谢世界,无论曾经多么悲伤与痛苦,一点点释然,一点点沉淀成一块块记忆的琥珀,发着一丝丝光芒。小刀说以前会否定世界是悲剧的观点,但现在确赞同,但他没有说出一些因由。或许人生对一个体验者来说是悲剧,对思考者来说是喜剧。不能确切的解释什么样的思考才能把人生当成悲剧或喜剧,或许人看到自己,人生才会美好,你才能彻底的战胜自己。

小刀的文字我看了不少,文字厚实。文字的厚实往往来自性格上的厚重,性格是蜿蜒飘逸文字的笔。骨子里悲观的人文字一定悲观,生性乐观的人,文字一定洋溢着阳光与爱。小刀喜欢鲁迅先生的文字,这一点与我相同,鲁迅用一颗火热的心来写,思想深刻,洞悉世界。我清晰记得小刀的一段文字:从一片暗走向另一片暗。这个世道或许就是从一片暗走向另一片暗,光芒在哪?或许是仇恨把所有的光芒的火把都熄灭了,只留下残缺。我问小刀,真爱是不是从爱你的仇人开始?小刀不赞同。而我一个朋友确对我说真爱一定从爱你的敌人宽恕你的敌人开始,因为仇恨的根源在于你的敌人,而爱上了你的敌人就是在根源上把仇恨给捻平了。小刀不赞成,能理解,世界上的一些人太丑陋,太可恨,是不值得爱的,是可怜的,唯有拯救或以毒攻毒。

小刀给我的印象还是非常年轻的,比起我这个老江湖还是一片令人羡慕的艳阳天。遗憾的是小刀没有给出我一个问题的答案,我问他,对于物质第一性还是精神第一性你的立场在何方?他没有回答我。是啊,这个问题或许是世界上最难的问题,因为一直在争论不休,这也是划分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界线。我拿这个问题来考小刀,因为小刀在文字的领悟上天赋高,据此来推断另外的觉悟。他用一种沉默来代替某种申辩,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就是争论,因为世界太复杂了太神秘,而争论象是把石头扔进肤浅的水沟里不会铿锵。对小刀的阅读也是肤浅的,从他的一言片语中来下一些结论是不科学的。我们有缘在此刻天涯相遇是一种契机,让不一样的灵魂撞击出一片火花来,从一片暗走向霎那的光明。感谢小刀周远!


我的说明:

  1. 这是朋友对我的第二次的访谈。第一次是周耒老师的。他用一整篇的正规的问题对我进行访谈。他列提纲,我回答。于是我不停的装正经。而这一次是通过IM聊天进行访谈。他问,我答。我不停的装不正经的回答他的问题。
  2. 这位哥们将我的回答进行很文明的简化。比如,真爱源自自己还是所爱的人。我举例说,有人会爱傻逼,而这也是真爱。这真爱不源自傻逼,而源自他个人自己。他把傻逼换成傻瓜。
  3. 我或者比他想象中的年轻。因为他问的问题是:你孩子几岁了。而我当时的感觉是,被雷倒了。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4. 我把人生当成正剧。有悲喜,有离合。我对此只能接受。
  5. 如果在我的眼中存在有黑暗,那也不是因为仇恨。我存活在黑暗中,也是因为自己的懦弱,而不是因为对他人的仇恨。我没有仇人,那是因为,我像堂吉诃德一样。我面对的是如此庞大的风车。风车可以用人群、体制、国家、民族来替代。不过这样说出来会很装逼。
  6. 嗯,我年轻。我无耻的说。可如果他说他很老江湖,我也不反对。我对此感觉到无所谓。我对形而上学的东西已经不太感兴趣。特别说到唯心还是唯物,我觉得那是中学生该讨论的问题。我只会以当下位标准。我能看到很多穷人的生活并不是因为唯心还是唯物而引起的。我也不会一味的说,他们的贫穷是因为缺少物质。我记得我回答这哥们的是,他们更缺少权利。
  7. 这是一个很深入的访谈,可是这篇总结,却像是仓促而就的。我记得我们的访谈录比这个要精彩得多。我发誓。

{ 2 comments… add one }
  • viviangel 三月 16, 2008, 8:38 上午

    还不了解…只知道的你文字我很喜欢。

  • 苏鸿 三月 27, 2008, 6:06 下午

    期望高过过所看到。没有阿雾的激烈,也没有小刀的锋利。

    树下看不到,我还以为是你的人品问题。

    另外,严重控诉留言太麻烦的问题!!!

    faydao 于 2008-3-29 14:23:25 回复

    我人品指数还是正值。因此没有问题。

    另外,留言实际上只要你输入名称和验证码就可以了。其他的不需要。这还难啊。总比天涯的要简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