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小小的气球与梦想

《琥珀》诗歌选刊代序

注:跟朋友一起做的一个论坛,很快就到了它的两周年。这里写的是给《琥珀》诗歌选刊所写的前言,也称之为代序。

我想,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或者数个很大的梦想。然后,我们信誓旦旦的去长大。慢慢的我们发现,梦想如同一个隔夜的气球,即使你死命坚持着不让它泄气,可是它还是在慢慢的变小了。大多数时候,不是我们没有努力,而是这个世界的压力,让气球逐渐的小了下去。有一天你会发现,气球在你手里变得很小——是的,它再也不会变小了。因为我们开始将它链接到我们的内心去,也因为它已经被现实忽略了。在庞大的人世间里,那些小小的梦想只会成为一个斑点。

是的,当我们成为人世间的斑点的时候,我们应该是幸运的一群人。因为,我们还有可以作为表达的欲望和平台。我们用仅剩的那一点梦想来书写,去阅读,并彼此相鸣。这就有了摆在你面前的文字。有人称之为诗歌,有人称之为絮语。而我则只将之称为文字,或者说,阅历。没错,只有文字是中性的,无限可能的,而只有阅历,那才是自己的。而这一切的文字,我相信,首先是来于作者内心的东西,然后才能是其他东西。

在我最初的学习中,我的语文老师——一个胖子说,诗就是关于自我的文字,诗的一切或者一切的诗,都一个“我”在其中。那时候我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自恃也不是个写诗的人。而直到有一天,我停驻在深圳的街头、奔袭于大街小巷的时候,我才发现那短短的几句话,能说出我汗流浃背的下午和黄昏,能表达出所有的悲欢离合。于是在那个夏天,那些被称为“诗歌”的文字开始成为我记录内心的形式之一。虽然我至今尚不承认自己是个写诗的人,但是我不能不说胖子是对的,在这些长短不一而又排列有序的句子中,都会有一个“我”的存在。而数年来,对于我的变化是:从一个生活的旁观者到成为一个参与者,从超然于世事,到在其中与人们感同身受,尝尽悲喜。我想,大抵我的人生亦是如此。

说远了,回头看一看我们的梦想,那尚未干瘪的气球,它还在。是的,如你所见,作为一个论坛,我想我们坚持了下来。我不想说其中的艰辛,也无须博取你的同情。因为这一切都是私人的,个人的,不可言说的。至于我一再提及的梦想,那就是,我们一直想找一个地方,安静一点,那怕会寂静,找上几个朋友,再在有限的空间里,肆意的表达我们的一切:生活、爱、人生。而经过数次的寻找与抉择,我们选择了被称为“诗歌”的形式。

在茫茫的比特海里,出现了一个无限的空间,任由我们去表达。但是在浩瀚的生活中,也出现了让我们无力的一幕,比如灾难,比如虚假,以及罪恶。可是我们尚还有这诗歌,这“无用”的诗歌。只要我们的喉咙不被摘去,那么我们就还有力气唱歌,或者呐喊。

愿你能找回你尚未干瘪的气球,愿你在表达中找到自己。如果你失去了力量,愿这些文字能让你前行。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