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Wish You Were Here(多希望你就在这里)

Wish You Were Here I

今天要说到的是你,对,就是你。在我对你的第一印象里就是满头斑白的。我的小伙伴们常说,你会扎人。用你脸上同样有些斑白的胡子扎人。那时候我听大人说,你那时候好像才50岁左右。从此,直到如今,我依然觉得你只有50岁。你不知道,在年少的我的心里,你永远停留在那一个年纪。而我的成长是一个一个年级般的长大的。比如,到我五年级的时候,我长大了一下。可是我必须离开你握着我的手,因为我要继续长大–或者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手也会扎人。到了初中,一年级,我又到了一个起点上。这样,一直下去,高中一年级,大学一年级,直到工作第一年,这些都是不同的起点。可是,你或者知道,我的路并没有像你画在黑板上的直线那么笔直无阻。

而你,始终斑白头发的你,我觉得你一直都在那个年岁活着。穿着四个兜的的确良上衣,偶尔穿着皮鞋,但大多时候你都穿着解放鞋。你写着纯正的方块字,横正竖直,撇斜捺倾,一如你画的三角形、正方形。而你渐渐的也成了一个方块字一样,每个星期都要步行回到十几公里外的家。人们说你有儿子,你的儿子结婚了。我不知道,也没看见。只听说多年不见的同学说起你来。说你的房子建好了,说你的儿媳妇也都娶回来了,说你始终还是步行回家。说你老了,背驮了。说你经常说起我们的那一届来。我没听你说,因为我再没见到你。同学说的一切我都信,可是我不信你就老了。你一直在那个年岁啊,你一直用胡子扎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们啊,你怎么会老了呢。

原谅我,我忘记了是什么时候,有人在我面前提起你,说起你的消息。他们说你走了。那时候的我深陷于人生的泥潭,怨天尤人、悲天悯人,各种矛盾都在内心里挣扎。是以,我对于你的消息竟然没有记下。如今想起,一晃已经好多年了。好多年了,我再也不用长大。可我再也不敢去问他们,你是什么时候走的。我忽然也觉得,我不需要问他们了。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在向死而生。

可是,过几天(9月10日)就是你生前的节日了。我想,我总该给你送点什么。你知道的,当年腼腆成性的我,是没有像那些女同学们(她们大抵都已成家抱小孩了罢)那样的细心、细致。于是在我成长的年岁里,我极少送人什么东西。听到这里,我想你大抵要走过来摸摸我的头了–就如二十多年前的那样吧。可是,我能送你什么呢?这个时候我多想走回去,拉起13岁的自己–那时候我刚毕业–走向你,请那些个细心的女同学为我挑一个礼物,然后送给你。然后用你教的方块字写上:祝你万事如意、家庭幸福。或者会请女同学写上她们惯用的祝福句:祝你永远开心,工作顺利。

原谅在世的我吧,我只有在这个时节才会想起你。可是你或者会知道,不想起并非是因为忘记。因为,你给我的那一段岁月,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你曾走过的路,我想我也将会去走。

入秋了,夜凉如水。多希望你就在这里。

上:来自Youtube的视频:Wish You Were Here(现场版)下:来自土豆的音频:Wish You Were Here

Technorati : , ,
Del.icio.us : , ,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