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坚持常识的所谓写作(我的访谈录之二)

坚持常识的所谓写作
注:此题目为我后来加上,在写作前加上所谓二字,大概是我对自己这种行为本身的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写作?牛背为论坛访谈者。faydao即我。

——-访《蓝琥珀》论坛管理员faydao(小刀周远 )

牛背:作为一个网站(小刀注:指蓝琥珀)管理,背后的辛苦是不为人知的,琥珀从建立至今,历经风风雨雨,对此,你有什么感想?

faydao:我没太多感想。网站建立初期,很多网站架构需要用到的技术我都不熟悉,只能慢慢的自己摸索。到了运转起来,就完全是徒弟(Sleet)她去做了。因此,后来对网站懈于管理,我感到抱歉。

牛背:从上期诗刊里读到你的一组诗《比喻·在别处》,诗中有不少冗长疼痛的东西,可见你也是个知性之人,是什么造就了你这样的淡定与感知?

faydao:那就是淡定和感知么?很多人都把我当成有血性的人来看待的。但我觉得自己挺温和的。但还没有达到淡定和感知。若说真有,那就只是我所经历过的生活把我搞成这样的了。

牛背:在诗中你曾写到:“是谁把我驯养成为温顺而光滑的石头/事隔多年之后我仍无法长出骨头和腿来。”我是否可以把它当作一种质问与无奈?那么,可否谈谈你对诗歌与生活所持有的心态和看法?

faydao:嗯,可以看成是对自己的质问。但更多的是陈述,陈述无奈。我觉得那是多年以后的个人写照,温顺、圆滑,以及世故。至于生活和诗歌,在我看来是同质的。如果我的生活云淡风清,我也表达不了什么来。

牛背:进你的博客看了一些文章,从一系列的人物志中可以觉出你的细腻和真诚,或者说,你是一个集感性、理性、个性三者并存的人。不知我这种说法是否恰当?是什么促使你要如此细致地去刻画每一个人物?他们在你的生活中占据了怎样的位置?

faydao:呵呵,第一次听到自己被这样形容,谢谢你。关于人物志系列,其实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纯粹想练习自己对汉语的掌握程度。但后来叙述他们的时候,往往成了一个旁观者。再到后来就成了一个他们生活中的参与者。用键盘打下那些字的时候,只是觉得,我就在他们身边。他们是我生活、回忆所构成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牛背:问个私人的问题,你现在经常在乡村小镇中穿行,你热爱你的工作吗?你觉得农村和城市的差别在哪里?哪一种生活方式更让你满意?

faydao:可以不谈工作么?至于城市和农村,我没有比较过,因为我一直都没有生活在城市太久。不过城市总是使我感到局促不安,就像海上钢琴师 所说的那样,所有的城市,都没有尽头。

牛背:看到你也有不少时评的文章,其中有些观点也很独到,比如就近的《道德恐怖主义 》。其中引出的圣经故事给我印象很深。对自己时评文章的立场和观点你是怎么看待的?是否有其价值所在?对当前社会舆论方式的多样化(比如网络、报刊杂志等)又是怎么看待的,其利弊如何?

faydao:我并没有形而上的所谓立场,我只是秉承常识罢了。常识的缺席,让人除了痛心之外,总觉得要干点什么。呵呵,那么我就向世界发出我的声音吧。不企求能有多少人附和,心安足矣。至于舆论方式的多样化,不如说是民众发声的途径多样化。这是双刃剑,但我相信大众向善的力量。

牛背:你的写作范围很广,包括诗歌、散文、杂谈、小说等。众多形式的文字包缆在身,你是怎么做到的?相互间会不会有影响?

faydao:开一个Blog,你也能做到。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像我既吃饭,又喝酒,同时还会看电视,时不时�
�发个短信一样。会有影响么?

牛背:大凡写字之人都知道写作路程的不易,能否谈谈你的创作历程和创作动机?

faydao:我只是一直坚持自己而已。至于我自己有什么值得坚持的,那真只有天知道。不过幸好,我还没有活成别人。这就是我的所谓动机。

牛背:从你的博客标语“面朝人海,死性不改”可以看出你还是一个具有反叛性格且执着的人。你对自己的创作和人生有什么期望吗?或者说希望它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faydao:我……反叛么?我大概也不够执着。说到人生,那真是太远太长了,我真不知该有怎么样的期望。说到高度,我又觉得人生苦短,还来得及达到什么高度么?

牛背:最后,能否谈谈你对网站建设与管理的心得?

faydao:建个网站是件折腾人的事,你看,建好了还要管理。用数学用语来说,管理网站的折腾程度应该是前者的平方。不过,挺住意味一切。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