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瘦人/世间情书之零壹:两个人的节奏

瘦人情书之零壹:两个人的节奏

你知道,我习惯了一个人走路。埋着头走,抬着头走,目不斜视的走,总之,是一个人在走。那时候我的神情跟任何人有关,也跟任何人无关。如果你有一天走在这个边境的小镇,你可以问一问那路人,有没有一个衣着白衣的人,提着包,一个人急步如飞的在赶路。嗯,没准那个人就是我。没有错,那就是一个人的节奏。一个人的节奏,就是习惯于默默走路,一路鞋不沾尘。如果没有必要,不会在任何一个路口停下,去观望。如果没有人值得等待,那么,也不会去等待。转身就走。步入繁华的人世时,这样的步伐显得潇洒而无奈。潇洒得衣不沾尘,他人不沾衣。无奈的,就是竟没有可以挽留我的人(或者忙赶路惯了,谁还敢挽留?)。

可是,我想我会有这样的缘分的。只是那样的缘分是不轻易得的。我是说,如果我们刚好遇上。你遇上了不是在赶路的我,我遇上也没在赶路的你。

在那个时候,我想把脚步放缓下来。可是,你知道,那是件极难让人习惯的事。在数次陪同女孩子逛街的过程中,我常常是健步如飞的把她们抛在身后。在我看来,那条人头涌动的街道,逛街就是从街头到街尾走上一遍。她们总是抱怨,为什么我走得那么快,又不是长跑,又不是比赛。我把话放在嘴里,嚼上一边,吞下去。我想说的话是:又不要买什么东西,逛来干嘛呢。而在与几个女性朋友一起走路的时候,她们依然是在埋怨,埋怨我怎么就像赶投胎一样奔忙。嗯,奔忙惯了。我是这样回答她们的。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女孩子们都习惯了或者都被要求轻声细步的走路的。如果是这样,如果刚好你也有这样的习惯,我想,我是不是该迂回的走在你的身旁,以免把你撇下。不,我想用不着。因为那时候,我如何会舍得急步如飞的跑去投胎呢?

然而,我想说的不止是走路。那时候,我将有天生的禀赋,适应你的轻声细步。可在生活中呢?忽然间,一个人坐的椅子,这时候需要两个人坐。一个人的生活空间,忽然间要容下两个人。那时候,你是否会跟我一样,有莫名的、甜蜜的彷徨?

我听一对夫妻说起过一件神奇的事。男的说,在我忧伤彷徨无奈不爽的时候,恰好,她的心情并不郁闷,她在给我安慰抚慰。女的说,在我悲伤痛苦流泪焦躁的时候,恰好,他的心情非常不错,他在给我抚慰安慰。那时候的我听得出神,他们也怂恿我找这样的一个人。可如今,我在想,我要寻找的人并非如此。我想要找的是一根能够同振的弦。那时候,不管痛苦悲伤欢乐喜悦,都能一齐颤动。

但是,我却不想让我们这两根弦是续在一起的。因为,当痛苦来临,长期的同振,会让弦断。我想,我就在你不远的地方。如同吉他上的弦,在某个时刻,我们一起颤动。然若我们总有一个人要提前停下,看着对方停下才能安心。不需要紧紧密密的绑在一起,缠绕在一起,只需要那必要的同振,那动人的共鸣。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两人的节奏了。或者正是有很多人不适应两个人的节奏、空间,因而才有那么多的人害怕结婚。

然若,亲爱的你呢,你是否能理解这样的同振,理解这样的共鸣?这就是两人的节奏。我是一根观望的弦,在奔走中期待能与你同振、共鸣。或者说,同舟共济。

{ 3 comments… add one }
  • 路人甲 十月 18, 2008, 7:12 下午

    写吧!
    说不定最终会有某人看懂的

  • vicky 四月 14, 2009, 2:13 下午

    你走路也很快吗?我走路超级之快,很多男生都赶不上呢,很喜欢大步往前走的感觉,可惜腿不长,频率要换很快

  • 老虾 五月 25, 2010, 7:49 下午

    一年一条留言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