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死刑与《刑场》

2008年9月1日,杨佳被判死刑。杨佳的母亲被判定是精神病。媒体于二者之事噤若寒蝉,喉咙被阉。

1979年,诗人公刘写下《刑场》一诗,到如今读来,依然寒彻骨。

    我们喊不出这些花的名字,白的,黄的,蓝的,密密麻麻,
    大家都低下头去采摘,唯独紫的谁也不碰,那是血痂;
    血痂下面便是大地的伤口,
    哦,可——怕!
    
    我们把鲜花捧在胸口,依旧是默然相对,一言不发;
    旷野静悄悄,静悄悄,四周的杨树也禁绝了喧哗;
    难道万物都一齐哑了?
    哦,可——怕!
    
    原来杨树被割断了喉管,只能直挺挺地站着,象她;
    那么,你们就这样地站着吧,直等有了满意的回答!
    中国!你果真是无声的吗?
    哦,可——怕!
 

{ 2 comments… add one }
  • 苏鸿 十一月 17, 2008, 8:03 下午

    每次来,都觉得很痛苦。
    觉得这种痛苦是要去避开的,可是,避开了的人生,又太虚幻。
    其实,有几个人不是自欺欺人,闭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只有梦想里的美丽。
    也许最大的区别,是你有多彻底。

  • someone 十一月 18, 2008, 2:26 上午

    这一次,是因为有点小痛苦,所以来。

    faydao 于 11/20/2008 12:55:25 AM 回复

    嗯,拥抱一下。拥抱一下就没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