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献给爱情】一伊,谁爱你的灵魂

  VOL 小一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小一手里提着酒瓶子,他数着礼炮的响声上楼,一、二、三,四……对了,广场上好像有人举行婚礼,竟然是集体的。小一想了想,婚礼与我何干?

小一打开门,黄昏的脚步很轻,轻得让人不知道它已经来到房间里了。水龙头好像在滴着水,小一放下酒瓶子,滴滴答答的走道水龙头跟前看了看。水龙头并没有滴水。“原来是人心里会滴水的”小一咳了咳嗽,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咳嗽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响着,还好,咳嗽声也很快过去了,小一想着这事,摸了下喉结,喉咙有点干涩了。

黄昏在这个时候已经丈量好了房间的长度和宽度,些微的黑暗正在铺开。落在皮肤上,有莫名的颜色。这时候,小一用他的虎牙咬开了酒瓶子的盖。你或者不知道,他的虎牙是如此锋利,他曾把酒瓶口的玻璃要碎,渗着血的牙齿,让他显得更加年轻。当然,坚硬的不仅仅是酒瓶盖。还有很多事物都是坚硬的,比如,这生活。

小一推开淡蓝色的玻璃。对面的楼房,空无一人。这时候还有夕阳照着。真好。小一始终保留着这样的语气,仿佛总有人站在他身旁不远的地方看着他,和他说话。夕阳的光照在他的窗台上,也照在他的皮肤上。快了,就要过去了,这个黄昏。阳光慢慢的微弱起来。小一喝了一口冰凉的酒。坐在窗前,天空格外的宁静,连半根鸟毛都没有。然而,小一心里想,这是个充满诗意的黄昏。

一切才刚刚开始。小一看着楼房投下的阴影,谁也没有看到,一个年青的孩子手里提着酒,对着窗外的天空仰望。这是在成长还是在老去?傍晚的黑已经漫过了小一的肩膀。很快,它们就会淹没小一的脸。过了这一刻你就在黑暗中了。小一喝着酒,滴滴答答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是水在流么?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在流呢?

天空紧抿嘴唇,不说话。小一紧抿嘴唇,也不说话。

小一又来到了水边。这条河流并没有认出他来。谁知道呢,有那么多的人经过,谁会记得谁呢?一对恋人在河边肩并肩的走着。他们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美好。小一的头忽然剧疼起来。时光里是否有一把利刃架在他的身上,埋在他的脑海里?小一不安起来,摸索着找着身上的小刀。那冰凉而锋利的小刀,正躺在他的口袋里。他的手颤抖,他的内心也颤抖着。夕阳下的河流,闪着光。你该知道,那是如此美好的一幕。小一把折叠的小刀展开,他有了一个念头,他忽然想念起自己的血来。他伸出自己的手掌,手掌的纹路如同岁月一样,条理清晰,去向不明。他把衣袖往上拉了拉,深青色的动脉显现了出来。左手和右手忽然陌生起来。握着小刀的右手开始颤抖,而左手却仿佛兴奋着。从这里开始,将是一条铺满鲜花和芳草的路。小一想着,对着动脉比划。

如果死亡。是的,如果死亡,会是什么?头里的疼痛再次袭来,紧紧握着小刀的右手有些刺疼传来——金属的棱角刺痛了他,但又是什么棱角刺痛了他的灵魂?小一坐了下来。疼痛始终未曾消退。手指上挤满了鲜血,它们想喷薄而出。小刀正对着那根深青色的动脉,你知道,只要这样轻轻的一划,就会有一种生活失踪,就会有一种青春消逝。

周围的人已经远去,或者说,已经隐入了黑暗之中。偶尔残留的光映在河面上,金黄,发亮。小一凝视着河面,头里的疼痛开始幻出无比的影像来。亲爱的,你站在水的中央。小一对着河面呢喃着。有许多事物开始在他的耳边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有人呼着他的名字,温柔而坚定。小一,小一,你在哪里?我在这里。小一,小一,我在等你,你在等谁?小一,小一,我在想你,你在想谁?小一开始感觉到了眩晕,闪闪发亮的水面上,有一个人站立着。小一,小一,你快来啊,我在等你。金色的水面上,有许多事物在发着光。然而,那只是一霎。时间,一直都是一霎。不长,不久,不长久。

静静的河流边,只有小一站在岸上,伴随剧烈的疼痛、金色的幻想,手里握着小刀,锐利的刀锋,能轻易划破年轻的动脉,但是,却无论如何也划不破那发亮的水面,也划不破那金色的幻想。

小一,小一,我在等你,你在等谁?小一额头上已经有了汗珠。这时候,只有河流是动的。

谁拥有了翅膀?谁拥有了方向?

小一默默的坐着,还是在窗台前。黑夜的帷幕拉得很宽很大,密不透风,巨大无朋。在黑夜里,有多少的事物隐而不发?

小一的手里握着酒瓶子。今天是个好日子。是的,是个好日子。远处的礼炮早已经响完,集体婚礼也该散去了,人们应该志得意满了,新婚、新年、新生活,这足够让人骄傲了。小一嫉妒起来,往口里狠命的灌了口酒。公路上的汽车依然不停歇的呼啸着。是的,有些事物,是无法停歇的。比如现在的汽车,比如现在的回忆和生活。小一倚在椅子上。一个又一个的场景在灯光下的墙壁上上演着,大伙们走来走去,有人向着小一打招呼,有人假装没看到他,低头坏笑,有人对着他流泪,有人对着他张开双手。可是,始终没有人向他走过来。那些曾经路过的人们,都无法再次的走近他了。小一心里想着那许多的身影,那许多的脸庞,都是如此遥远。

一只飞蛾扑扇着翅膀在灯光里飞行,灯光在它细细的翅膀上晃动着,又是一种眩晕,小一摇了摇酒瓶子,口腔里涌上了一阵气体。翅膀?亲爱的飞蛾,你有了翅膀,然而,你有没有方向?飞蛾用着最为激烈的挣扎作为回答。小一,小一,你为什么要爱我?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黑暗的深处直传向内心。我不知道,小一喝了一口酒。你爱的是什么?小一有了笑容,笑得无声无息,如同黑暗般来得无声无息。然而,谁爱你的灵魂?小一对着空空的墙壁喃喃自语,墙壁上仅有他的影子。小一,谁爱你的灵魂?小一,小一,谁爱你的灵魂?这样的青春,这样的爱情。

飞蛾有了翅膀,然而,它却失去了方向。小一,小一,你有没有翅膀?小一张开双手,笑得无声无息。看吧,这是翅膀。小一,小一,你有没有方向?小一安静了下来。是啊,谁拥有了翅膀,谁又拥有了方向?

黑暗在楼房之间大朵大朵的盛开着。小一,你知不知道,窗外有黑色的鸟在展开翅膀。

黎明即将来临。房子里放着忧伤的旋律。凄婉的二胡,低沉的吉他,深情的钢琴,小一找着足够的语言来描述这个时刻。望着黑暗中张开的口袋,小一的喉咙有些干涩,舌头也开始淡了起来。马路上的车又已经开始呼啸了,路,又要开始了。小一甚至忘记了笑。他扭动脖子,骨头在身体里响着。或者骨头在黑暗里是拔节,而在灯光下,则是萎缩。一只猫适时的叫了起来。长夜就要过去了,那些沉睡的人们,就要醒来了。

小一看着张开的门,心里渴望能有个人忽然间走进来。小一,小一,你为什么还没有睡去?小一摇动了下手臂上的骨头,说,我在等待。等待什么?等待黎明。黎明不是就要来了么?是的,但是,你尚未睡去。黎明前的黑是无与伦比的。小一认真的说着话。

VOL 小伊

这样的日子有些昏暗,小伊看着天空的乌云,脸上也仿佛有了乌云。小伊缩着手,提着水壶,迎面走来许多人,但许多人都不认识。即使是认识,大多都只是神色平淡的应对着。一张巨大的海报贴在展板上,“新年篝火晚会”。篝火晚会?这与我何干?

小伊手里握着手机,不停的有人发短信过来,纷纷说着,新年快乐。新年,就新年了么?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了,但是,于我,有特别的 意义么?小伊想着,莫名的笑了起来。这时候,已是黄昏。窗台上的植物许久没有浇灌过了,然而,在冬天里,它们需要水么?是啊,就如同在这个时候,我需要的是什么?

冬天的风一直都在没心没肺的吹着,这时候小一的短信适时的到来。然而,我在等待春天。是的,就是春天。小伊笑了笑,带着轻微的落寞。

小伊捧着书,任凭光在书本上映照着。如此熟悉的场景,可是,那个人已经走远,他不再回来。是的,他们都不再回来。风把书页吹得哗啦哗啦的响,如同恋人的絮语,温柔无比。是了,就要新年了,这严酷的冬天,竟然有如此温柔的新年。这纷乱的凡世,竟有如此的爱情。小伊想的是小一,他说,我对你思慕微微。他如同激越的少年,却有着深沉的内心。不,我不能想了,小伊把书翻动着,想起翻动过的日子一般。是谁在不经意的时候,放了一片叶子进去?我的身体里,藏着一个被人热爱的灵魂。可是,我爱谁的灵魂?

小伊推开窗户,坐在窗边,一对对的恋人们从树叶的缝隙里经过,日子也在这缝隙里经过。再次把书打开,翻到第二百四十五页,上面用浅紫色写着:谁爱你的灵魂。

VOL 小刀

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而至于有多长,或者小一、小伊、小刀都不知道。或者说,是根本不会发生。小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切忽然间显得如此突兀。

小刀再次端起酒杯,光在杯子的晶莹中被折射。酒是冰凉的,夜也是冰凉的。摇动沉默已久的骨头,疲惫已无处不在。骨头已生长多年,这爱,也沉睡了许久。小刀放下酒杯,放下了一再被提起的过往,放下这即将过去的一年,握起笔,铺开白色的纸张,听着流水的声音,缓慢的写下:谁爱你的灵魂?笔迹在灯光显得如同浅紫色一般,淡淡的美。

VOL 我们

亲爱的我们,谁爱你的灵魂?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