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飞燕。工作。兄弟的生日。三月春风。

今天是星期天,而却要工作。这没什么。笑一下。其实只有工作我才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与大地存在。下乡了,看到田野,却没仔细寻找有没有燕子在田野里飞翔。憾事。

坐车的时候遇见一个小女孩被一个女人抱着,她的身上有一大片伤痕。像是被烫伤的,涂着鹅油。她被一件毛衣包着,头发凌乱,有哭过的痕迹。阿门,上帝保佑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日后能够安康。

昨天夜里听到燕子叫了。听了很久。想想自己也迷恋得有些不成体统。戒之。听听燕啼,听听春天,斟酒。睡安然些,再怎么不顺都只能微笑着面对。

今天是兄弟凌寒的生日。他在北方,我在西南边陲。他说,小刀,可惜你喝不到我的酒。没关系,亲爱的兄弟,我们会喝酒的,一定会。

刚下乡回来就把电脑打开,放音乐。《让生命像一棵树》、《光明之门》、《不要让我死于今夜》。都不错。哦,对了,还有我们的张楚同学,他唱《变行记》,如同唱一首诗歌。

脱衣,洗澡,听到风吹塑料瓶子的声音。想起一词,三月春风起。继而想,一唐诗“洞房昨夜春风起,故人尤隔湘江水。洞房片刻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笑。我们在人们的美梦中奔波。

阳光正好。祝福我的朋友们。特别是我的兄弟凌寒。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