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关于

我自己白话文版

小刀周远,复姓小刀,名周远。简称小刀或周小刀(faydao)。中国大陆南方人氏,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幼离家,为学。长离家,为口奔忙。草泥马一枚。

这一个Blog基于“瘦人志”(注:不和谐,因而已被河蟹,请使用代理访问或订阅以下不和谐版RSS)的基础上精简而成,在这里只谈风月,不谈国是。

各类页面:

我的Friendfeed | 我的豆瓣 | My English blog | 我的Twitter(@faydao) | 我的照片

订阅信息:

不和谐版RSS: Blog Feed in Feedburner(推荐)只需两步实现邮件订阅

和谐版RSS:http://feeds2.feedburner.com/idao只需要两步可实现邮件订阅

文言文版(小刀自传):

小刀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幼读向恺然,见其人物乃有大刀王五之称,是以以小刀周远自号。若论何以从周姓,皆因倾慕周氏宗族之人才辈出之名。

小刀诞于山野,长于山野,数山野之事如其家珍。其时栖于城镇,常迷于钢筋水泥之间。问其故,乃曰,城郭非宽,然人心之距则阔之又阔,吾难越之也。人闻其言,侧目观之。是以每入城市,孤身独行,穷街陋巷,无处不是。

小刀静,少言,骨硬,肉少,以瘦人自称。,非年少,亦难言年老。曾为学,不得法,难有大成。

小刀好书法。幼时,父曾以棍棒逼其学书。然小刀愚钝,亦难遇名师,是以至今亦难有大成。好读书,每有会意,如五柳先生般欣然忘食。虽囊中羞涩,然其书众矣。人皆知小刀好书,是以常欣然借之。每于友人处见一好书,常爱不释手,然常怕劳烦众人,若遇爱书心切者,则常遭拒也。所阅之书者众矣。自《史记》、《诗》、《文心雕龙》,及近《蜀山剑侠传》。后,观众人之文,有如梗在喉之势,不发难快,是以始为文。中学时每有习作之机,欣然执笔,疾书一文,师常当众诵之或贴于后墙,其时好不得意。然常有愤世之言,师常与之曰,此言太过,望改,切切。小刀口中应诺,然则如故。师亦继而诵其文于众。

由是观之,小刀之文,自中学始,常有激愤之言。吾观人世变幻如斯、诡异如斯,乃转作怀想之文,以自娱,亦颇示其志。又如五柳先生,忘怀得失,以此自终。然吾非隐遁之士,亦常有言及其私利、私心也。纵其不堪忍庸俗,则为红尘之律,当奈之何也?是以,好言其孤其独,亦常有无病之吟,然此皆其痛,当难为外人道也。若以此观小刀之读者,少矣,若因其文平淡无味,则读者更为少矣。闻人有言,文如其人,文以明志,若加之于小刀,当不知其真切否。尝闻古人云,同行者,二三子矣。谁可知其情形真切否?由是,小刀之文,当故妄听之。信之,小刀之幸,臧之,汝之自由也。

小刀好酒,非嗜酒之人。幼时,曾与父斟酌对饮。虽家中少余粮,然每逢佳节,父亦取自酿之米酒斟酌。若瓮中酒涸,则唤小刀前往小店沽取。及年长,酒力见长,是以乡中每有酒宴之席,父必遣其前往。然小刀不敢造次,每每浅尝辄止。那日,适逢得上大学,于蜗居中宴亲朋、请好友,酒席终了,父子大醉。小刀常怀想之,亦常愧之:吾生为长子,成年久矣,然难使父安心一醉,于今仍居斗室,每风吹雨打,怎可安居?每每思及此,涕泪俱下。

观小刀之喜恶,歌乐当为一至爱。常恶F4之流,曰,此纨绔之辈矣,此言甫出,众恶之。再言,某女星实无所长,CD大卖,当属衣少风骚之故矣,伊竟唱歌,真鬼斧神工也。此言一出,众又恶之,曰:不解风情。后,每有其所恶之音,当避而远之或作呕吐状。然小刀所好者何?人曾问之。答曰,摇滚。众笑。再问,不解。

尝闻人言,小刀这厮乃一怪物也。初,不以为然。后,众有避之者,此言非空穴来风。小刀瘦人,曾为刻薄之辈,若有不爽,必打击之。某日,深受打击。后改之。再其后,打击者众,接蹱而至。后,其性不改。是以,独身一人。个中偶有所谓热爱,本想以此终老,然他人非作此念,几成笑柄。由此,所付之情,常有一厢情愿之嫌,是而心黯淡,终日游荡嬉笑。尝有言,有言,多情无情,孰真孰假?今夕何年?今世何生?谁可知之?小刀亦无心思及此,由是,不得而知矣。

曾有师弟与之言,若爱情可信,母猪乃可上树,狗亦可唱戏矣,笑而不言。古人言,问世间情为何物?今观之,当知此言不虚。曾教诲师弟,万般情愫,千种风情,若然不说,乃作废也。师弟诘:然师兄又如何?无言。此后,极少言及所谓情、爱。纵问起,则答,此中之事,复杂矣,吾愚钝,怎可知?唐人有诗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业懒回头,半缘修道半缘君。小刀对此一知半解,然则引以为知己之言。然孰能圣贤?情绝之时,尝言己为断肠刀。由是,断肠谷得名。于今,一笑而过。

情断当日,离别之时,吾苦思良久,得几绝句(绝句本意,乃截句也),今录于此,为异乡之纪念:朦胧醉时夜已凉,徨醒处在他乡。梦里不知身是客,豪情踏尽十年霜。

页面更新至:2010年1月9日 第三版 (第一版见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