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8月14日前后,一个以“公益助学”、“性侵”为关键词的新闻开始瞬间在网络里呈爆炸式之势扩散(这个扩散之势也很有 [...]

最帅逆行?你帅你上啊

每次国内有灾难,新浪微博上总会出现各类『最X』的造句和图片。接下来的套路,《坏球时报》和它的追随者们会在12个 [...]

1900年11月,剧作家、诗人、小说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下葬于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墓地。在 [...]

猪队友相互打脸,还怪公益组织、洋大人和小清新 环球时报一篇《大凉山的孩子这样穷 中国为什么还花钱办奥运?》被广 [...]

黑色荒诞 1994年,郜艳敏在打工时被2700元拐卖到河北县曲阳县下岸村。在被拐卖的21年里,历经强奸、虐待、 [...]

流行写“作”这回事 当我快速看完几篇张嘉佳先生《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一书的文章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种羞愧:写得这 [...]

在看《贫困与饥荒》的第一、第二章的时候,深深感到之前被遗忘的数学和经济学基础不够用。 阿马蒂亚森先生在这本并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