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1.谁的父亲死了 小洛是头猪。小方对着对面的山喊。小方也是一头猪。小洛的小脑袋激动了起来,用尽力气对着山喊。我 [...]

当时老师很年轻,是个人类学的研究生,红红的脸总是说,很有意思,这事很有意思,这人很有意思。对,这电影很有意思。开初的时候不明白他说这电影很有意思是什么意思。呵呵。于是就跟着在教室里看。介绍时说,这是一部伊朗电影。然后又说,这全是真实的,由平民演员完成。

最早看到这文章题目是在火子那里的一篇日志。我是忽然惊奇了一下,对了,就是这题目了。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我该为这写 [...]

     这是个意外。我与年轻的生命相遇。不能不说,我本意是想作一个诗意的开头。然而,不可以。我发现无法诗意起来。

    他是个青年,甚至说比我还要小的年轻人。
   &am…

  我坐在最后一排。这是我惯常的坐法。这是一辆开往金龙镇的中巴。还没开车的时候热得像个蒸笼。我喜欢坐在窗边。坐在后面。这时候我可以举起我的相机或者抬起头,观察这里的人们——上车、下车,醒来、睡去。
  她该出场了。她在半途上车。她或者是包着头巾的,这个使我困惑,究竟她戴了头巾没有?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穿着的衣服是花红色的。她就是按照这个编排进入我的记忆里,我为她找到一个地方,我让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