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我坐在最后一排。这是我惯常的坐法。这是一辆开往金龙镇的中巴。还没开车的时候热得像个蒸笼。我喜欢坐在窗边。坐在后面。这时候我可以举起我的相机或者抬起头,观察这里的人们——上车、下车,醒来、睡去。
  她该出场了。她在半途上车。她或者是包着头巾的,这个使我困惑,究竟她戴了头巾没有?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穿着的衣服是花红色的。她就是按照这个编排进入我的记忆里,我为她找到一个地方,我让她这…

  每次从龙州的十字路口走过,总会有为数不少的人坐在路口边上的树木下。几辆自行车堆放得不是很整齐,甚至说是有些垂头丧气的。
  这些自行车的主人是一群等待的临时工们。他们来自附近的乡村,早出晚归的站在路口等着,希望能有人请他们去干点什么。当然,这只能是苦力工了。

  明显地,他们当中,女人们离男人们有一段距离。然而,他们的脸上都有一种共同的表情。这种表情很是凝固。风吹不动…

兰州牛肉面

兰州,有些温热的字眼 一个老男人双手飞舞的拉着面,一个年轻男人用力的拍着我的肩膀 兄弟,我的兄弟,我们是否已经 [...]

  ●第四章◎跳楼                     那是个充满勇气的年代,如果你尝试过跳楼,你就知道什 [...]

   小方摇着大脑袋,表示对小洛的鄙夷。事后,他说,打死也没看到那些祖先。当然,打死了他是肯定可以看到那些祖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