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白描】小刀人物志037——醉鬼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其他的鬼,我想,醉鬼是其中最没用的鬼。因为这种鬼不会飞,不会吓唬人,有些男醉鬼甚至还会打人。嗯,如你所言,最没用的醉鬼就是:打女人的醉鬼。

我想,不管是任何醉鬼,我都不该看不起的吧。可惭愧的是,我当时竟然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今天我顺着料峭春寒,忽然想起了他,隐约地,我有点想喝酒。

我们并不需要认识,因为打我生下来起,我们就认识了。但是自我有记忆开始,他的形象始终没有变过。他的状态分为两种:已经醉和将要醉。可是他年轻的时候很壮实,很有冲劲。所以在人们蜂拥去开发金矿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天可怜见,他没有埋身于坍塌的矿山之下。那天他还提着二斤猪肉,去了他的未来岳父家。就这样,他在矿山附近的村子,找到了一个肯嫁给他的姑娘。

从此,计划生育在他夫妇俩之间仿佛失去了效用,他生了一窝的孩子,前面四个全是女孩,到最后好像生了个男孩(原谅我对他家庭情况的忽略)。于是他的衣服日渐的旧了起来,一年下来就两个式样。手中夹着的烟也从过滤嘴变成了生烟卷(农村很多人买烟丝,自己用米烟纸卷成烟就可以抽了)。到了这一年,大抵是生烟被淘汰了,他换回了过滤嘴,一块五一包的甲天下。

他的名声并不好,可是如果你跟他坐下来喝酒,你会发现他的言语中非常的讲义气。我想,在古时候,他大抵可以当一个二流的流氓混混,那时候还有江湖之称,他大概可以混个方圆十里很讲义气的名号。可是他不幸生在了今天,头发凌乱,衣衫陈旧,在过节时,四处溜达,如果有酒,他随叫随到。如果某个傍晚,你路过这个小村,有个人在大声的呼喝着,你不用去打110,十有八九就是他在喝酒,而且喝到了一定程度。

有些人看起来总会有很多的道理似的。一个小侄子跟我说,醉鬼真烦,竟然教训起我来,给我讲道理。我明白这位小侄子的抱怨,因为我也遇到过醉鬼的所谓讲道理。他所谓的讲道理,就是将一个似是而非的论定用高声的方式压送给众人。当时我站在他身旁,我可以想象得到他的虚荣,或者脆弱。因为当时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人回应他。或者出于不屑,或者是懒得跟他争论。那时候他的声调并不平缓,像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孩子一样,站在人群中大声高呼,却没有人理会。那时候,我注意到了,他没有喝酒。

让我瞧不起他的那一次,是他凭着酒气,将整个村民会议捣乱了。当时,他脱下自己的拖鞋,举起,然后几乎要打人。我架开他的时候,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傻逼。后来想起,他大抵不是因为对某一个人有恨,他恨的或者是这一群人,”这一群人怎么能忽视我的存在?”

在今天再次想起他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个近乎荒诞的词来:”寂寞”。我想,他或者是一个寂寞的醉鬼,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企图能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振臂高呼,兄弟齐集。然而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他有5个小孩需要养活并要供他们上学,还有一个只能在家里看小孩的女人,还有家中那一栋房子,在水泥钢筋崛起的今天,他怎能活得轻松?如果生活的现在和未来都充满了压力和昏暗,或者酒就是最后一间蜗牛房子,钻进去了,就是自己的世界。

在初八那天,他选择了南下广东。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依然还是那样打扮,穿一件对襟开的西服,灰白,带些许的黄斑点,走路时,一只手扬起来,像一个侠士。另一只手出卖了他,那只手提着的是一个蛇皮袋,蛇皮袋里就是他的全部的行李。他坐在他的大哥身后,像一个少年一样,竖起身子,挤在那一辆摩托车上。摩托车在傍晚的寒冷中喷起烟尘。

他的妻子站在屋檐下,一言不发。他始终没有回头,任凭身后的两个孩子放声大哭。

Technorati :
Del.icio.us :

{ 1 comment…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